《立冬的薑母鴨前傳》趙紹球

今夏還跟阡陌偶遇的
亞亞,約好明年此時
再到溪邊試試水溫的
怎知立冬的那個晚上
註定是無緣做先知了


快樂是活著的時候
不知什麼時候死去
雖然活著比蘆葦更自由
叫著和著
夏天就過去了

痛苦是要死的時候
知道什麼時候將死
雖然死因比什麼都荒謬
走著跟著
冬天就立碑了

文:趙紹球
圖:文青散步

《〈南洋茶事〉組詩》趙紹球

一、〈鴛鴦茶〉

混在黑白之間,味蕾被無間擺了一道

二、〈雪茶〉

大口大口的
灌!就想把體內赤道的太陽 澆熄

三、〈拉茶〉

兩只杯子若即
若離。在空氣中過
冷河,終釀成一杯泡沫式戀情

四、〈肉骨茶〉

在骨肉中找茶
絕對找不著特殊性
關係。常常膩在一起
卻又出奇去膩

五、〈飲茶〉

只要用點心,開門
這七件事,可以
一口氣

備註:
1. 鴛鴦茶,咖啡與奶茶的混飲。
2. 雪茶,加冰塊的鐵觀音,深受大馬華人所喜愛。
3. 拉茶,拉茶起源自移民至大馬的印裔,甚受三大民族的青睞。
4. 肉骨茶,源自大馬巴生,是一種吃肉配茶的道地美食。
5. 飲茶,港式的早餐茶點。

文:趙紹球
圖:Peter Lin

《由你玩四年》趙紹球

我的政大四部曲

1⃣之一 〈醉夢溪憶〉

通常是五月
細細綿綿的江南雨
說著說著,就串聯起來…
溪流的舊雨新知
或是細數久別重逢的牽掛
或是暢談一見如故的喜悅

多數是在黃昏
細細長長的兩岸草
訴著訴著,就緊依起來…
雨滴的離情別緒
莫不是在情人的跫音中催促
就是在戀人的絮語中驚别

總有些風會徐徐地提醒
有些人醉的時候才有夢
有些人夢的時候才會醉

2011年元旦倒数

2⃣之二 〈圖書館一隅〉

那時,佛洛依德就經常鬧失踪
或者潛伏在某個夢境的角落玩迷踪
光天化日之下,用西化的中文
調侃着周公的大夢

夢不是這樣解的
吉凶禍福無法解構夢境
不是姬跟旦的問題*
因為一切有意或無意的動念
都跟他的潛意識拉上關係
原來性才是他的潛規則
所以,你的夢正包藏着你的自我
你的自我正洩漏你的本能

以至於讓每個人本能地
都變得色色的…
連夢都不敢提去見周公
只好躲在圖書館的一隅
偷偷地跟他竊竊私語

2011年1月19日
* 周公,姓姬名旦,生於公元前1100年。

3⃣之三 〈八角亭的風〉

東隅有風,翦翦而過
多少青春,徘徊
在髮梢間受到計算

南方有風,悠悠而過
多少鄉愁,環繞
在雙耳間遇到清算

西面有風,冉冉而過
多少愛情,繾綣
在唇頰間遭到暗算

北邊有風,嘯嘯而過
多少夢想,穿越
在雙手中估計失算

四方八面,匆匆而過
多少時空,飄忽
在轉身處無法細算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永和

4⃣之四 〈四維堂〉

記只記得,開學禮
校歌在這裡
激動首輪的青春

記只記得,文化杯
歌聲在這裡
揮灑首演的歲月

記只記得,畢業考
試卷在這裡
最後埋首的一筆

四維堂前,就這樣
有人從莊敬悄悄繞過自強
有人從自強大方路過莊敬
畢業前的營養戀愛學分
總會有人通過有人死當
就這樣,由你玩四年

圖文:趙紹球
(記憶中的1980~1984)

〈天地悠悠〉趙紹球

你知道嗎
無論你坐在樹下
燒多少片落葉
或點多少張日子
火光中,仍數不盡
我們從前小小的爭論
以及話題了
或者你還記憶
話題和爭論
皆是永未完結的故事
在故事中,多少及於
唐時風
宋時雨
和二十世紀憂鬱的薔薇
都會在我們眼瞳裡
鑄著一盞星星火

而所有的從前
我們都在荒城中渡過
像夜裡才出現的鬼魅
許多傳說與風言森然
都因了我們不堪寂寞而鬧熱起來
連最後的遷徙
也不見有人挑燈出來
看看我們剩下來的
灰燼

醒來時候
從灰燼裡走出我們
便不用再預言了
那盞微弱而明滅的星火
將會變成
我們來時的馬蹄一樣
在巷尾響起的時候
便在另一個街頭
隱滅下去

而你站起來
離開了樹下走到另一處
那時,我們的日子正當時候少年
而火滅了,而風起了
念這兒天地之悠悠
彷彿,你輕輕摘下月亮
輕輕放在
你長長底
衣袖

*這大概是我1981或82年寫的,為紀念我中學時的三劍客+1。為啥是三劍客加1呢?我們三劍客當時算是全校皆知,但寶昌卻是低調到不行。中學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只有莫天保和我負笈台灣唸書, 周奕良和林寶昌留在國內發展。幾年前從同學口中才得知寶昌已駕鶴了!生命無常,不勝唏噓。這篇 #詩生子 是 李宗舜 (Chengsoon Lee)學長找到的,謝謝他!

文:趙紹球〈天地悠悠〉/
——給天保、奕良及寶昌
(三劍客+1)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