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演》陳亦劍

擔綱主角的導演在台上吼著:
那個誰誰誰快到位了!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甚麼重要角色?

挨一頓臭罵後的臉色,
與下一場戲碼倒是十分符合–
一陣機關槍無情地掃射!
死法不用太曲折,
從胸膛爆出整袋血色,
直接躺下就了得。
“卡!”導演又吆喝著。
起身的軀殼,
拾不起破碎且被踩平了的自尊與人格。
一具行屍把二百五緊緊握著,
另一手拎著便當盒……

圖文:陳亦劍《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