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寄情》王光亨

當我決意讀懂這場櫻
帶著千頃澎湃的飄忽不定
投向酒紅浪海

一瓣血色不改的沉落
對我發出言語 ── 沒有聲韻
於是我靜聽
祇聽見黃昏紡著美變心
如去年、如往常

我試著還原那絲臨終祈求的
聲音,極冷、極輕
回神後恍然濕了衣襟
輕輕地寫下掌上的花語
交由信差處理
把地址填在 比秋水更深之處

文:王光亨《花語寄情》
圖:Peter Lin

《戀居》王光亨

那天,花靜幽然
冬梅落英成雙,直飄碎了
湖面上漾著的梧桐樹影

幾粒種子 直接地受風墜地
不能自己在海拔上
埋下了一段隨機擴充的伏筆
才輕寐會兒
怎堪已隱沒了歲歲年年

而今,春蝶飛來
過於小心翼翼的愛情
沿路上被時間漫步爭議的
不在泥與雪的對立 ──
雨霧的掙扎不在那裡
而在能否
走過慣於多樣的彎彎後
安於那些直的寂寞

文:王光亨《戀居》
圖:Peter Lin

文青碎碎念 2019年2月21日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到哪裡大家都等著賞櫻,
好像這世上只有櫻花最美;

於是「賞櫻」成了一種流行的小旅程,
滿山嫣紅皆為痴心追櫻者綻放,
一朵朵 一棵棵 一片片
手機 相機 拍花 拍人 自拍
熱鬧又忙碌,
與賞花人美麗的歡顏相映成趣。#

文:韋文青
圖:Ting Yih

文青呢喃 2019年2月19日

美好的人事物因為像陽光,溫暖著我們,所以我們總是捨不得放下。

但更美好的是,當你捨得軽軽放開時,它就永遠留在那亇最美好的時刻,一如陽光的絢爛,花漾的年華。

文:問問
圖:Ting Yi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