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變奏》王光亨

時間發出一道命令
要風燭與身子
往順時針方向地轉虛弱

隨著晨昏的忽快忽慢
是否時間迷上了藍調的變奏
導致燕子失速
轉折於雨林,起落在法庭
而秋的草皮似墊子
冬末加上一層保暖的呢絨墊褥
四季旋律更迭,於是完美地走音

也許是憂鬱,也許是年紀
也許是一直堅持順時針方向的原因
將時間偷偷挪走些美感

我在白天堂海灘靜默
淺綠色的時間清澈,當下在我眼前
赤裸裸地蕩走
不管岸邊玄武岩旁的愛情何等富有
預先買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也得不到拯救

文: 王光亨《時間的變奏》
圖:Peter Lin

《晚安,說的太早》呂松杰

總是每天跟你問好
晚安說的太早
整夜翻來覆去睡不著

分分秒秒
時間停下了腳
佇足望著你的好

哪能說不愛,就把一切忘掉
在黑夜中,不停地叫囂
企圖找回,那些美好

晚安說的太早
我獨自在床上哀悼
你溫暖的擁抱

在寂靜夜裡,想起
曾有的胡鬧
忘不了
縱使已經轉身,走掉

晚安是不是說的太早
思念,緊緊地纏繞
淚水笑著答道
雙眸已不再將我懷抱
這一切都是
晚安,說的太早

文:呂松杰 《晚安,說的太早》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