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呢喃-2018年11月16日

在佈滿繁花的路上
有我輕輕的探訪
紫艷的小路上有你的身影
我趨身前往say Hi
你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

“那麼早?”
是我無意的搭訕
“不早啊”
是妳的輕描淡寫
我突然笑了

因為
繁花很美 妳很美
既使你不說話
我想,這樣也足夠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8日

我說,人生是必散的宴席
因為因緣早已寫在佚名作者的本事裡
或長或短早已註定
無力改寫的劇本即為宿命

我那剔透的琉璃心
經常一敲就碎
碎片中有淚
哭著到天明

唯一能守護的是記憶
小小心心
收好 藏好
在每一刻思念的時光輕輕擺盪

文:問問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