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創作-2018年10月30日

窗𥚃依舊是那一抹孤單的綠,
被擱置的空虛;
那不成曲的歌詞零星垂墜在心,
串不起音符。而窗外飄飄的雪啊!
微弱的聲息來叩問,
餓嗎?
空乏的靈感交雜著空洞的肚皮,
需不需要補給?
在這冷冷的寒風𥚃。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創作-2018年10月26日

我醉臥在愛的波光裡
分不清是千古流傳的情海
或摻入了要命的酒精

海上閃耀的迷幻光影
似我心層層起伏
或藍、或綠、或金黃
痴痴笑笑飲下一口
茫茫人海 見你
麻醉我每一根神經

愛情啊
炫爛奪目的魔力
因為有你
時光傾刻倒流
閃閃動人的不只是我的心
更是久違的青春容顏

文:問問
圖:趙山嵐

文青創作-2018年10月7日

文:問問
圖:Peter Lin

人生是一張單程車票
你搭的是永不回頭的列車
有人陪你一起 走一段
有人陪你看過沿途風光
年少風華孤芳自賞也好 有人傾心更好
心中的火花要時時點亮

白開水 也是一天
喝茶看書也是一天
之於人生
你並不會比他人擁有更多的特權
關於他人的評價 不妨落花流水

傾聽讚美 怡情養性是修行
倘有非議 但求一心仰無愧
風吹後 浮雲也會消散
張燈結綵 不過歡喜一時
成就是一種果實 回甘足矣

有褒有貶 抬眉以笑
甘苦俱嚐 正是幸福
有伴也好 無伴也罷
枝葉繁茂是美 枝葉分離也是美
旅程中始終相伴的旅人 要感謝
我們煙花塵緣 來去匆匆
愛恨情癡 真心無悔

若人生的絕對 是列車的終點
一個人來 一個人離開
單程之旅 一樣精彩
一日 已是一生

 

文青創作-2018年9月6日

你問我旅途的風景,
我說還好,還好;
一年來的旅行放逐自我,
把心掏出來,
放在喜歡停佇的聚落。

旅途是長是短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旅伴,
合得來,秉燭夜遊,
有文友相伴,
夜夜點燈。

圖文:文青散步

問問情詩 2018年8月23日

極度想念
想念與你漫步的秋天
想念那戀愛的感覺
想念你沒有我就消沈的驕傲

我靜靜地散步在羅布森街
春天來了又走
走在異國的街頭
我才能遇見秋天 想起你

將看起來褪色的思念托付楓紅
除了念想
我只能春花秋月地等自己老去
一個人活著太寂寞
下輩子 能不能
等我一起老去

文:問問
圖:Peter Lin

問問情詩 2018年8月12日

勇猛威武一直是你的名字,
避邪護衞是人們投射對你的想像;
廟堂前佇立千百年,
歷經改朝換代,
故事改寫,
公獅母獅或有左右之爭,
守護之心依然故我。

來到寂寞的廟堂,
細數榮枯分界上的草木,
我用鏡頭記下了青春與歲歲,
石獅依舊堅守崗位,
訴說著平安與如意;
寫實著歷史,
寫意在最美的時刻。

文:問問
圖:林葳

《俠少》葉寒毅

劍嘯漫天霜雪舞
面若桃李氣蓋世
身動功隨刀震鳴
天涯獨行傲九州
英雄年少聲聲嘆
紅顏相知影相隨
虯髯紅拂共依伴
五湖三江瀟簫客
四海仙山芊芊影
路不平刀鳴劍吟
道不靖壯志豪情
滄海一笑音聲默
海角築蘆笙簫揚
煮茶温酒話當年
擊甌敲弦舞翩翩

文:葉寒毅
圖:趙山嵐

〈天地悠悠〉趙紹球

你知道嗎
無論你坐在樹下
燒多少片落葉
或點多少張日子
火光中,仍數不盡
我們從前小小的爭論
以及話題了
或者你還記憶
話題和爭論
皆是永未完結的故事
在故事中,多少及於
唐時風
宋時雨
和二十世紀憂鬱的薔薇
都會在我們眼瞳裡
鑄著一盞星星火

而所有的從前
我們都在荒城中渡過
像夜裡才出現的鬼魅
許多傳說與風言森然
都因了我們不堪寂寞而鬧熱起來
連最後的遷徙
也不見有人挑燈出來
看看我們剩下來的
灰燼

醒來時候
從灰燼裡走出我們
便不用再預言了
那盞微弱而明滅的星火
將會變成
我們來時的馬蹄一樣
在巷尾響起的時候
便在另一個街頭
隱滅下去

而你站起來
離開了樹下走到另一處
那時,我們的日子正當時候少年
而火滅了,而風起了
念這兒天地之悠悠
彷彿,你輕輕摘下月亮
輕輕放在
你長長底
衣袖

*這大概是我1981或82年寫的,為紀念我中學時的三劍客+1。為啥是三劍客加1呢?我們三劍客當時算是全校皆知,但寶昌卻是低調到不行。中學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只有莫天保和我負笈台灣唸書, 周奕良和林寶昌留在國內發展。幾年前從同學口中才得知寶昌已駕鶴了!生命無常,不勝唏噓。這篇 #詩生子 是 李宗舜 (Chengsoon Lee)學長找到的,謝謝他!

文:趙紹球〈天地悠悠〉/
——給天保、奕良及寶昌
(三劍客+1)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