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古宅「大院子」開幕 不再神秘一探究竟

深鎖已久的深院,老樹圍繞的古宅,附近鄰居管這裡叫「大院子」。過去只能在圍牆外好奇探向神秘的庭院,青年學子翻牆進來,在這裡埋下屬於年少的回憶;白髮耆老故地重遊,想起幼時的點滴。如今古宅修復後重生,開放之後成了巷弄裡,最美的休憩場所。

古宅興建於1931年,前身是日治時代海軍招待所,有別於日式木造民居屋舍,一扇扇圓拱窗與迴廊,都可以想見過去的氣派風華。光復前短暫作為日僑小學,廊邊小小的洗手台都還在,孩子們在這裡上課嬉戲,這裡也曾迴盪著孩子稚嫩笑聲,後來成為台大教職員宿舍。2012年慘遭祝融,一把無情火毀掉了屋瓦,也讓宅院就此成為廢墟,過去的回憶與風華,深深埋在荒廢庭院裡,只剩下老樹挺立,作為歲月的見證,因緣際會之下郭木生基金會,董事長郭淑珍從廢墟中窺見古宅魅力,斥資修復成為現在的樣貌,也沿用老鄰居對這裡的稱呼,取名為「大院子」。因為深愛美學藝術,主宅規畫為開放的展覽空間,過去的祝融起火點,掛上藝術家鄭麗雲「火」系列作品,呼應宅院的過去,也象徵著浴火重生。

邊屋則設計成採光極佳玻璃屋,選一個角落一覽庭院與古宅,喝一杯咖啡,陽光輕灑神秘的大院子不再神秘,任何人都可以走進來一探究竟,但這裡留下回憶,只存在每個人的心中,暖暖地亮亮地,像一道灑入心田的陽光。

大院子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248巷10號

營業時間:週一到週日 上午10:00~下午6:00

電話:02 2369 7357

更多老屋故事

藝術家鄭麗雲 線條裡有痛有愛有回憶

這個是紀念我父親,過世的時候的一張畫,因為他帶給我很多美麗的回憶,而且我覺得他是栽培我最重要的一個人。這張畫是1998的,因為我父親1997年過世,過世的時候火的作品還沒做出來,因為我水的作品先出名,我要做水火地氣四大元素,可是那時候我不知道火怎麼做,後來就在守孝七七四十九天的時候,才腦筋一動啊火是這樣做的!所以這張畫是紀念他的,因為我們中國人有燒紙房子的習俗,這個其實是他要出門的那一天我們在大漢溪旁邊燒紙房子,就是那個景像。

會得到這個線條的靈感,純粹是因為我在研究所碩士學位畢業後,我還沒有辦法找到我的符號,一個藝術家一輩子,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到自己的符號,這個符號就是說,不管你的年紀不管你的種族,不管你的性別不管你到哪裡,那個符號就是妳的,別人沒辦法取代。

我如果什麼事走到一個瓶頸,我就會去做我從來沒做過的事情,那就是我再去學版畫。因為有陰陽的概念,線條就是表現光線也是表現韻律,所以就這樣做一做,我的版畫就做得很活。版畫展我全部拿到第一名,所以我的線條之旅,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所以我用油畫來試試看的時候,我就把它一層一層的堆疊,中間等它乾或半乾,再做些特殊的效果,沒想到第一張畫就成功了。

我當初在畫這個大畫的時候,從鷹架上面摔下來,摔斷了三節的骨椎,都是忍著痛把這些畫完成。養傷的時候我就在陽明山工作,我的房子屋頂又被颱風吹走了,颱風受傷的時候是跟生死真的一線之間,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整個人生觀都改了。我原來都是畫很強烈的火,很波瀾澎湃的水,可是受傷之後養傷的時候,就開始想其他的方向,所以後來我又延伸了瀑布系列,然後我喜歡種花又在陽明山,所我又延伸了所謂的聖花系列,聖花系列就是剛開始都是用台灣的花,表達回台灣這塊土地給我的滋養,我現在畫冰山系列,因為我自己都看到這些冰山一塊一塊崩下來很嚇人,水的溫度升高所以整個冰河垮掉,非常非常嚇人!這樣以後我們的生態、資源都會受到很多影響,所以我現在的議題

是專注在地球暖化。

鄭麗雲個展

展期|10/7開幕~12月底

地址|大院子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248巷10號

更多藝文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