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子》溫智仲

夜已睡熟了妳的體溫
妳總在午夜十二點鎖門
解開了誘惑半裸夜燈
讓爵士藍調推拿著靈魂

鈕扣扣不著的心跳聲
長髮慵懶得和影子相襯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早已不再夢見某些人
妳刻意的略過任何可能
妳厭倦了宿醉後的溫存
妳聽膩了每個前世今生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已習慣盛開在黃昏
甩一甩無名指上的戒痕

文:溫智仲《單身女子》
圖:文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