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春秋》陳亦劍

圖文:陳亦劍

在寫作裡
靈魂早已放生
道德則已駕崩
只剩想像如春草爭萌
紅樓的單純卻在金瓶中寄生
作了鑲金戴玉的春夢無痕
三國豪傑也梁山寄泊
演義著水邊的西遊妖魔
法海、唐僧
還能吞忍得幾分
嗟吁一聲
立刻被埋伏樹上的紅葉
簇擁而下埋了一身
臨終前問
這世道還有甚麼是真
汨羅江畔漁父說寫作早就不是真
是你執意要爭
怪甚?

 

《一幅秋色》陳亦劍

圖文:陳亦劍

昨日的葉明明還綠著
今兒個
怎麼日頭卻溫柔起來了
不熅不火慢慢摻和
成了染料,黃的、紅的、金的
風尾輕輕刷著
日頭微微蒸著
就瀝乾了
一幅繽紛秋色

文青早安曲-2018年10月16日

一窗一景,一景一情,
一情一故事,一故事一繁華,
原來,一繁華即一瞬間。
人生,福禍相隨,愛恨與共,
無人能預知下一步,強求不如隨緣。

圖文:文青散步

文青碎碎念-2018年10月14日

 

多少年的牽繫,
綿綿歲月的你來我去,
愛 緊緊的擁抱我們,
卻早已分不清彼此。

怎麼你今兒個開口說散?
只給個「淡了」的理由!
散了,叫我往哪去?
散了?我相思正濃!

請不要不要
雲淡水無痕,
好不容易的緣分,
誰要跟你說散就散!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