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鄭麗雲 線條裡有痛有愛有回憶

這個是紀念我父親,過世的時候的一張畫,因為他帶給我很多美麗的回憶,而且我覺得他是栽培我最重要的一個人。這張畫是1998的,因為我父親1997年過世,過世的時候火的作品還沒做出來,因為我水的作品先出名,我要做水火地氣四大元素,可是那時候我不知道火怎麼做,後來就在守孝七七四十九天的時候,才腦筋一動啊火是這樣做的!所以這張畫是紀念他的,因為我們中國人有燒紙房子的習俗,這個其實是他要出門的那一天我們在大漢溪旁邊燒紙房子,就是那個景像。

會得到這個線條的靈感,純粹是因為我在研究所碩士學位畢業後,我還沒有辦法找到我的符號,一個藝術家一輩子,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到自己的符號,這個符號就是說,不管你的年紀不管你的種族,不管你的性別不管你到哪裡,那個符號就是妳的,別人沒辦法取代。

我如果什麼事走到一個瓶頸,我就會去做我從來沒做過的事情,那就是我再去學版畫。因為有陰陽的概念,線條就是表現光線也是表現韻律,所以就這樣做一做,我的版畫就做得很活。版畫展我全部拿到第一名,所以我的線條之旅,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所以我用油畫來試試看的時候,我就把它一層一層的堆疊,中間等它乾或半乾,再做些特殊的效果,沒想到第一張畫就成功了。

我當初在畫這個大畫的時候,從鷹架上面摔下來,摔斷了三節的骨椎,都是忍著痛把這些畫完成。養傷的時候我就在陽明山工作,我的房子屋頂又被颱風吹走了,颱風受傷的時候是跟生死真的一線之間,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整個人生觀都改了。我原來都是畫很強烈的火,很波瀾澎湃的水,可是受傷之後養傷的時候,就開始想其他的方向,所以後來我又延伸了瀑布系列,然後我喜歡種花又在陽明山,所我又延伸了所謂的聖花系列,聖花系列就是剛開始都是用台灣的花,表達回台灣這塊土地給我的滋養,我現在畫冰山系列,因為我自己都看到這些冰山一塊一塊崩下來很嚇人,水的溫度升高所以整個冰河垮掉,非常非常嚇人!這樣以後我們的生態、資源都會受到很多影響,所以我現在的議題

是專注在地球暖化。

鄭麗雲個展

展期|10/7開幕~12月底

地址|大院子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248巷10號

更多藝文活動

藝術家介紹–劉玗

凹凸兩面,猶如正反,看似相反,實為互相。

距今約160年前,美國西部掀起了一股淘金熱,為了因應開發和採礦的需求,一批批離鄉背井的華人苦力被送往勞動現場,在乾燥大陸上憑空建起了帶狀聚落,短短數十年隨著金礦挖盡,這些勞動力又再度漂泊,部分輾轉來到台灣,在清末現代化的鐵路工程中企圖餬口飯吃,其中深諳淘金技術的,在修築鐵橋時發現河中沙金,溯金過程裡掀起了金九地區的採礦熱潮。然而歷史不斷重演,「大粗坑」這個繁華一時的採礦聚落,也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礦脈乾涸後滅村。美西鬼鎮和台灣金九地區的廢墟,穿越文化與時代的差異,被追尋金礦的慾望連結在一起,建構成這次劉玗個展「凹凸史」,透過被遺留下的人、事、物,藝術家抽絲剝繭探究正史未載的一面,也企圖形塑貫穿這些慾望的「等價物」。

本次劉玗個展由兩組三頻道錄像、兩隻人物採訪影片、一系列素人收藏品,以及一本小書構成。展覽敘事從美國開始,沿著19世紀西部淘金熱潮留下的鬼鎮,輾轉連結到台灣金九地區近代礦業聚落的興衰史。展覽有一條時間軸,但它並不是一條循序的直線,反而像是穿梭於美西、台灣兩地,試圖串起細碎記憶的縫線,這些記憶的碎片鑲嵌在路邊流浪漢、山中野人、鬼鎮遺留居民、滅村後代這些人物的腦海裡,劉玗在這些痕跡即將伴隨時間逐漸消失殆盡之前盡力捕捉,展場的小書像是一本長長的註釋,一方面對影片裡出現的人、事、物進行資訊補充,一方面也是劉玗創作過程當中的人物速寫。

 

影片《玩石頭的人》拍攝的是一個坐在Santa Monica海灘的流浪漢,認真地排列自己眼前的石頭,即便藝術家企圖上前攀談,也留不下幾句稱得上對話的內容。他純粹又反覆的行為說明這些大小不一的石頭對他深具意義,他的專注是所有敘事的開端,點出了跨越時空、屬於人與物之間的交織。緊接著動用空拍機、對地投影和動畫影片等高度製作的三頻道錄像《Salvation Mountain》登場,一邊以大幅投影顯露礦坑的巨大和鬼鎮的荒涼,一邊又用對地投影改變走入場內的觀眾的身體感,視覺效果凸顯了美洲大陸的廣漠,同時也隱射鬼鎮曾經的繁榮,而挖礦雖足以大幅改變地景,但白皚皚的雪景又覆蓋了這些人為的痕跡。同一組作品中唯一有對話的動畫裡有三個人物:拓荒者、巴士旅人和空拍機,三個來自不同時空,具有不同目的的移動者,給予曾在這段土地上來去的人物一些線索,讓觀眾得以貼近這段歷史,而這三個聲音幽魂般的對話,也為接下來的影片埋下伏筆。

 

進入訴說金九地區故事的區塊,《名字不為人所知》結合浮空紗網的投影和兩台螢幕,藉由投影媒介的虛實,隱約呼應影片內容的陰陽兩界,礦坑廢墟大粗坑不似美西鬼鎮般荒涼,廢棄的建築物裡仍有被暱稱為村長的山中野人看守著,而駐守於礦坑的神鬼,也時不時召喚著他們的子民前往請安。相對於稍早動畫影片中三個虛構角色的自白,《名字不為人所知》和《石頭幾則》裡的人物和觀眾屬於同一個時空,他們對「物」的意念也更為真實,透過收藏或創作的詮釋,人對物產生的情感與投射顯得一覽無遺。這種情感投射成為展覽的另一條線索:雖然追求的東西各自不同,但人總是對想像中的美好懷抱希冀。不論是百年多前,為了淘金而積極前往西部拓荒的人們,或是為了追求更高工資、離鄉背景打拼的苦力,甚至到現在,常民收藏石頭、收藏流木的行為等,形式或許不斷轉換,但「試圖擁有」的想法卻是一樣的。

 

「凹凸史」的凹跟凸,看起來是相反的形狀,其實又互相關聯、甚至互補,說明了這些地點、人物、事件、物件之間看似毫無關係,其實又環環相扣的狀態。因為人的行為,賦予了自然界當中某種礦石特殊的意義,這樣的欽點推波了各種追尋,而「凹凸史」就是圍繞著這些追尋所留下的「痕跡」而展開的計畫,是一次對時間切片不同角度的觀看,也是不願遷就於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一種提問。

藝術家簡介:

劉玗

1985年出生,目前居住及創作於台北。為藝術創作者、從事美術相關工作、社會參與者。纖細、敏感、直覺並且精準到強烈的個人語彙如同80年代出生的影像世代的年輕人,劉玗在大量的電影浸淫中成長,所有的敘事、劇本、影像語言、幻想情節成為她解讀世界的方式。從創作可以觀察出她一直在追尋一種非理性、不尋常的、包含各種幻想的與偶然的穿越性經驗。個展經驗有於洛杉磯《Several Ways to Believe》、關渡美術館《停泊在車站的愚人船》、誠品ART STUDIO《花蝶租來的人生》,此個展於台新藝術獎第14屆第一季獲得提名 、與吳思嶔策劃的雙個展《兩個末日》,此展亦在同年得到「2012台北美術獎」的優選、曾參與過國立台灣美術館「台灣雙年展」、台北市立美術館「舞弄珍藏:召喚/重想/再述的實驗室」各個國內展覽,與各個國外聯展韓國「Mille-Feuille de Camélia」東京、「 NEW DIRECTIONS 展#2 TRANS-PLAX」、捷克「不適的招喚」、捷克「Discomfort’s Calling」等經歷。

 

最新展覽資訊:

《凹凸史 劉玗個展》

時間:2018.07.28~2018.9.23

地點:鳳甲美術館(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樓)

 

 

藝術家介紹–陳依純

每個人心中,都有個難忘的傷痛,說出口會不會好過一些?用身體詮釋能不能淡忘一些?

 

藝術家陳依純,透過訪問與演繹,重新詮釋人物的傷痛記憶,試圖送給這8位長大的孩子,新的美好記憶。

藝術家小檔案

陳依純

1980年生於台灣南投,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碩士,目前就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博士班,至今參與展出已近200場多次海內外之駐村經驗,多件作品經國立台灣美術館、藝術銀行等單位收錄典藏。

 

近期個展資訊:

「進入世界系:地球防衛少年-陳依純個展」

展期:2018年09月01日至09月30日

地點:尊采藝術中心(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366號)

 

「與天使對話~人間」 一場愛、溫暖與人性的旅程

跨界藝術家吳昌怡 Emily Wu的個展「與天使對話~人間」,於2017年2月11日(六)至3月14日(二),在竹北若山茶書院舉辦。

Emily順著天使來到人間旅行,體驗人性、與人互動、感應人類的內心世界的故事時間軸流動,做為展覽場域的動線規劃,打造一場天使在人間的旅途記事,情境展演。

故事敘述,天使來到人間的原因,是因為天使們發現臭氧層破了一個洞,這個洞讓天使天界的家園與人間都受到了威脅。

天使非常好奇,想要來到人間看看人類到底是怎麼生活,能夠讓這麼厚的臭氧層破洞?

於是,天使們帶著滿滿的愛,拉著「愛的旅行箱」,就這麼「啟程」,順著這個臭氧層的破洞來到了人間。

作品:「啟程」

天使來到人間,發現在屬於太陽系的這個地球,非常重要賴以維生的能量,正是太陽光的熱能,而在寒冷黑暗的人間角落,「燭光」是喚醒「愛與溫暖」的密碼。

作品:「愛與溫暖」

天使又發現在人間有一部分的人,尋找到自己內心的平衡與和諧,有安定的靈魂、以愛為信仰、在紅塵生活,有著天使的心與習慣,常常做冥想、禱告,散發祝福美好的光華。

作品:「祈福」

在人間體驗了更長的時間之後,天使覺察人們的生命歷程,其實不容易。

人間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帶著一雙隱形的翅膀,負載著「愛」「勇氣」、「幽默」、「信任」、「快樂」,這些都是讓人幸福的能量,跟天界天使的真善美深深呼應!

然而,在人間的成長有著太多的挑戰,隨著成長,有了許多生活的煩憂、慾望的追逐,身心的都受到負面能量傷害,隱形翅膀一雙一雙的脫落,與天使的連結一點一滴的流失。

許多人都用憤怒、謾罵、恨、報復⋯⋯來釋放受傷害的身體、心情、靈魂,全身像仙人掌一樣,沒有人敢靠近。

作品:「瞋怒若刺」

在受傷之後,人們也會試著從生活裡療癒自己,透過最簡單的一杯咖啡、一泡茶,得到「小小而確定的幸福」。

在簡單裡,也不那麼簡單,在人間的咖啡與茶,在生活裡,成了某種有意義的幸福儀式。

作品:「小小而確定的幸福」

天使來到地球,除了與人的內心世界對話,也到了許多大自然的能量場域,感應不同物種的生命。

祂聽到了大海的哭泣,土地的嗚咽悲鳴,看到海洋生命物種被人類自私的迫害與痛苦掙扎,海洋資源的耗竭,看到不同生命物種賴以維生的土地、水資源、陽光、空氣,大量的污染危機,很多生命,還來不及長大就夭折。

天使難受的哭了,流下的是慈悲、是淨化這地球的眼淚。

作品:「憂傷(海洋資源浩劫)」

作品:「哀愁(地、水、火、風)」

於是天使們決定吹送許多真善美與愛的種子到人間,並在人間撒下許多光精靈,企圖讓精靈碰觸到人們,喚醒每個人初始的真心,打造人間的新覺醒時代,光精靈無所不在,卻也無所在。

作品:「愛的種子」

天使最終理解,地球與天界,最大不同在於「地球是物質世界」,人類的生命必須靠物質供給才得以延續,人類的世界必須工作賺錢才能生存,必須有勇氣才能接受生存的競爭與挑戰,這與天界的祥和形式截然不同。

然而人們初初的勇氣,是否已經從維持基本生活,進入追逐、貪婪的境界 ?

作品:「勇氣?追逐?貪婪?」

光精靈在人間產生很棒的能量,但是轉化人心的速度,似乎趕不上人心染濁的來的快,天使決定讓地、水、火、風四天使長駐人間,不斷執行散播真善美與愛種子的任務,並讓愛的種子萌芽,長成一棵希望之樹。

這是天使對人類所在的地球與神之天界的救贖實踐,豐盛希望、慈悲淨化、正義溫暖、歡樂包容,將會在人間與天界生生不息。

作品:地天使

材質:FRP

尺寸:20*24.5*34CM

地天使的翅膀語言是豐盛飽滿,手遙指著遠方象徵希望,眼光中蘊含著無限的喜悅,有著對大地的親近&堅韌生命的力量。

作品:水天使       

材質:FRP

尺寸:32*22.5*30.5CM

天使為什麼會流淚?

天使看到這世界許多生命正在受苦,起慈悲之心而流下淚來,翅膀的語言是謙卑的垂下,淚水是淨化這世界的能量,也潤澤了這片大地、灌溉心中的那朵花,花兒依然堅韌的盛開。

作品:火天使 

材質:FRP

尺寸:31.5*13.5*41CM

火天使為什麽會生氣?

因為祂看到人間太多的不公平正義,火天使心中是永不熄滅的溫暖小火苗,翅膀的語言是勇氣力量,看到這世界的黑暗與邪惡,是會乘著腳下的閃電,揚起正義的翅膀,到世界各處斥退黑暗邪惡。

作品:風天使

材質:FRP

尺寸:32*15*33CM

天使像風一樣在天上飛舞,散播真、善、美、愛的願望種子到這世界,充滿著正面愉悅的能量,身上透出真善美與愛的希望種子小芽,隱喻世界生生不息,相互包容而美好。

互動雕塑作品:「愛的種子之萌芽」

材質:黃銅金屬+鑲嵌玻璃

尺寸:高175CMX寬92CM厚30CM

愛的種子,隨著風、乘著愛的翅膀,落地萌芽、生根、成長、茁壯,乘著愛的翅膀飛向八方大地,萌芽生長全世界,喚醒世人尊重天地,莫忘純淨之心,唯有愛才是宇宙生生不息的種子。

雕塑並賦予了光的互動,張開的芽苗,人們只要一靠近就會發光,象徵生生不息的意涵與能量,站在雕塑前,每個人都可以有一雙天使的翅膀,有everybody can be Angel的隱喻。

《藝術家資訊》

吳昌怡 Emily Wu

台灣第一位全方位的跨界藝術家

心靈療癒成長、珠寶設計、藝術創作、幸福料理、生活美學集大成的創意工作者

展覽資訊:《與天使對話~人間》

展覽時間:2017年2月11日(六)至3月14日(二)

展覽地點:若山茶書院(新竹縣竹北市光明六路東二段381號 三樓樹學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