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風走過》鄭愁予

僅圖這樣走過的,
西風 —
僅吹熄我的蠟燭,
就這樣走過了,
徒留一頁未讀完的書冊在手,
却使一室的黝暗,
反映了窗外的幽藍。

當落桐飄如遠年的回音,
恰似指間輕掩的一葉,
當晚景的情愁,
因燭火的冥滅而凝於眼底,
此刻,
我是這樣油然地記取,
那年少的時光,
哎,那時光,
愛情的走過一如西風的走過。

文:鄭愁予
圖:Peter Lin
剪輯: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文青晚安曲 2019年10月7日

我已經不想再多琢磨你我之間
如果人生只有緣份走到這裡
我們就在這裡停歇
讓陌路成為我們的新關係
最後說聲:晚安,朋友
此生不再相見

圖文:文青散步

文青晚安曲 2019年10月6日

夜讀之後
讓微暈的燭光點亮夜的寂靜
女子拉攏紗縵
放任孤芳自賞的單影
以玫瑰油薰香
淺嚐薄荷甜酒
舞一段婀娜
延伸 轉圈 跳躍
音聲悠揚 
浪漫不肯罷休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早安曲 2019年10月5日

是秋了,若你知道一封溫暖的信箋或訊息,就可以溫暖漸冷的心扉;那麼,或許有著露水的清晨,可以誏你起身提筆,為思念的人書寫相思……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 2019年10月5日

這天氣,在山中,
風吹起像優美的詩,
心也跟著吟唱;

身子,想隨風的旋律起舞,
眼皮被風兒哄騙得輕輕閉上,
舒服地 搖擺啊旋轉⋯⋯

一個人,半個小時,
沈醉在山風𥚃,
好想找個山屋住下來。

文:問問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