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碎碎念 2019年01月27日

我用千百個理由持續相信,
現存的真相卻太薄弱;
對明天只感覺舉步維艱,
無助地跨越愛的國界。

杯光晃影後的世界有兩個焦點,
不知是微醺後的失焦,
還是你天生的雙面性格,
始終折磨著我的信任。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文青晚安曲 2019年01月27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看自己的故事總是特別深刻,別人的逺不及自己。
而小説家最棒的是把自己(或他人)的故事說得栩栩動人,就好像述說著你的故事一樣,誏眾多人一起感動。

文青呢喃 2019年01月21日

歲月從你我眼前輕輕刷過
當交叉線變成了平行線
我痛的不是原來的你已不是你
我恨的是原來的我也不再是我
我們的原來早已逝去
你我不再有交集
原來的短暫交會就像過眼煙花
也沒了意義

文:文青散步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 2019年01月22日

紫色的花語是一種垂死的浪漫
一種捨不得又必須捨得的告別
對人間的依戀猶在
對愛的渴望仍巨大
對於垂死的未來
無法想像
只能漸漸地墜落

圖: 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