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呢喃–12月22日

就在等妳的路上
我等到了滿山的芒草連天
讓等待不寂寞
像是有了山風的陪伴
徐徐吹來的聲音
恰恰告訴我 快來了快來了
夾帶著一種浪漫
讓等待有了一種約會的興奮
引頸期盼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12月19日

真心不喜歡做夢,
夢,總是把內心深層的恐懼
在夜半悄悄喚醒;
白日起身後,
再赤裸裸地面對這樣的痛感。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12月15日

寫信給澎湖:
我想念在飛翔中看見的晚霞
降落在強風中 
我心落寞 卻有一點歡喜

那年回到潮汐海灣 我在笑
但卻落寞了那個不小心遺落的愛情 跟晚霞軽聲抱怨

直至今日 年華漸漸
舊愛已逺 新歡已老
心頭不曾過去的
隨髪上絲帶被強風剝離
一半給了海
一半給了記憶

而留在心底輕輕盤旋的
依然是你
那些精采時刻
在夜深人靜時
如此清晰 向我襲來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 2018年12月11日

小花開滿的山徑上
有一種微小的幸福
花朵兒雖小
但是活著很踏實
生命力旺盛
充滿了自在的生機
像我們小確幸的生活
也能撐過一個又一個的寒冬

圖:Peter Lin

我的獨白

#文青呢喃

在天冷的窗前我不開窗

雙手捧著一杯熱茶

對著玻璃呵氣

再輕輕畫上一個問號

問問你在哪裡

向北國的秋天傳送我的嘆息

一朵花語  回不來的往事

恰如窗外的小雨

紛紛擾擾我的心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捧菊

捧一菊與你對坐

你說秋天的風很涼

我說妳的笑很美

時間滴答滴答地流過

我們的座椅很暖很暖

暖到捨不得送妳回家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花的吟唱

花瓣兒紛紛落了

字串兒頻頻墜下

這秋日的靈感是天光的微亮

在陰霾的日子裡發出低頻

吟唱著詩人的心聲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16日

在佈滿繁花的路上
有我輕輕的探訪
紫艷的小路上有你的身影
我趨身前往say Hi
你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

“那麼早?”
是我無意的搭訕
“不早啊”
是妳的輕描淡寫
我突然笑了

因為
繁花很美 妳很美
既使你不說話
我想,這樣也足夠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15日

感傷的不是人的離去
想流淚是因為那已逝的過往真的已逝了
再也回不來的悲哀是一種默默的沉重
壓在心口上的不是死亡
而是消逝

文:問問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