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獨白

#文青呢喃

在天冷的窗前我不開窗

雙手捧著一杯熱茶

對著玻璃呵氣

再輕輕畫上一個問號

問問你在哪裡

向北國的秋天傳送我的嘆息

一朵花語  回不來的往事

恰如窗外的小雨

紛紛擾擾我的心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捧菊

捧一菊與你對坐

你說秋天的風很涼

我說妳的笑很美

時間滴答滴答地流過

我們的座椅很暖很暖

暖到捨不得送妳回家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花的吟唱

花瓣兒紛紛落了

字串兒頻頻墜下

這秋日的靈感是天光的微亮

在陰霾的日子裡發出低頻

吟唱著詩人的心聲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16日

在佈滿繁花的路上
有我輕輕的探訪
紫艷的小路上有你的身影
我趨身前往say Hi
你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

“那麼早?”
是我無意的搭訕
“不早啊”
是妳的輕描淡寫
我突然笑了

因為
繁花很美 妳很美
既使你不說話
我想,這樣也足夠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15日

感傷的不是人的離去
想流淚是因為那已逝的過往真的已逝了
再也回不來的悲哀是一種默默的沉重
壓在心口上的不是死亡
而是消逝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8日

我說,人生是必散的宴席
因為因緣早已寫在佚名作者的本事裡
或長或短早已註定
無力改寫的劇本即為宿命

我那剔透的琉璃心
經常一敲就碎
碎片中有淚
哭著到天明

唯一能守護的是記憶
小小心心
收好 藏好
在每一刻思念的時光輕輕擺盪

文:問問
圖:Peter Lin

文青呢喃-2018年11月7日

你知道我在等你
那一池的蓮是我們的信約
年復一年

紅蓮開不開都沒關係
在,我等待以嬌豔
不在,我癡心以長綠

等那池蓮花的相會
像是千古的神話
顧盼
一如當年

文:問問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