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碎碎念 2020年3月26日

歲月無情
沈澱的是凡夫俗子的日常
只能填裝一些罐頭式的領悟
再被人們譏諷著無能

才發現原來我的人生
沒有一刻可以敷衍
當久了模範生
已經沒有人願意拿掉對你的量尺
承受無理的高標準


心裡無詩的日子
索性無文
閉關修行去

圖文:問問

文青碎碎念 2020年3月25日

有一種任性是下雨不想打傘
減肥硬要吃糖
周四不想加班
沒男友硬要過情人節

有人說這不叫任性叫天真
我說這叫沒藥救
文青可以耍廢
但不能耍賴耍天真

圖文:韋文青

文青碎碎念 2020年3月12日

我一直喜歡收藏鉛筆
喜歡削鉛筆 也喜歡不同顏色的鉛筆
紅的 藍的 綠的 甚至喜歡裸色的
把它們整整齊齊地收在布做的鉛筆盒裡
就像小學念書時一樣

好像 有了它就會回到那個時光
有個綁著長辮子的女孩
總是等著男孩來借鉛筆
能夠和他多說幾句話
多看他幾眼
想了也開心

圖:Peter Lin
文:韋文青

文青碎碎念 2020年3月1日

如果你來
我給你的世界就是一張椅一束花
你會來嗎
除了我給你滿滿的愛
親愛的
我還準備了一壺茶
你會來嗎

風吹過窗 咻咻好冷
雨滴在簷 滴答清脆
和著外頭那生鏽的青銅風鈴響
我家於是有了美麗的交響樂章
吹奏著迎賓曲

在這寒冷的一天
讓我捎去一張炙熱如火的邀請函
你是我唯一的貴賓
請問
今晚 你會來嗎

圖文:韋文青

文青碎碎念 2019年12月22日

捨不得也得放下,放下卻不等於忘記,所以想起時雖有微笑,卻仍然含著痛。

原來,有痛時除了吞嚥,就是慢慢咀嚼;你啊,我的苦也是甜,憂喜參半的冤家!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