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風走過》鄭愁予

僅圖這樣走過的,
西風 —
僅吹熄我的蠟燭,
就這樣走過了,
徒留一頁未讀完的書冊在手,
却使一室的黝暗,
反映了窗外的幽藍。

當落桐飄如遠年的回音,
恰似指間輕掩的一葉,
當晚景的情愁,
因燭火的冥滅而凝於眼底,
此刻,
我是這樣油然地記取,
那年少的時光,
哎,那時光,
愛情的走過一如西風的走過。

文:鄭愁予
圖:Peter Lin
剪輯: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文青碎碎念 2019年9月17日

其實我是真的累了
在一次又一次的波瀾之後
沿海的風景很美
馬拉松跑了很久
我用一雙從沒換過的舊跑鞋
鞋前開口 鞋底脫落 老皮長繭 小腿緊繃
心有餘 卻跑不動了

我想躺在海邊
找張好椅子
目送夕陽等明天
等潮來潮往
再等一個伴
陪我靜靜守候另一個明天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文青創作 2019年9月16日

楓葉紅了
秋就悄悄地來了
步道也換上了新色
一片嫣紅
像妳常繫的那條紅圍巾

我窺見自己內心一絲絲的哀愁
隨紅葉飄呀飄地
撒在心裡
像妳嘟囔著一下午的耳語
在輕輕的風中
輕輕傳送當年的畫面
你是那個亦步亦趨的小女孩
而我依然是妳的靠膀

想著妳在哪裡
在哪一個酒吧裡喝著血腥瑪莉
在哪個咖啡廳曬妳的憂愁
於是 我的念想與你的哀愁
兩兩懸掛在梧桐樹的大街上
飄呀飄地
一起紅著眼 像思念
剛剛哭過

文: 問問
圖: Peter Lin

文青領悟 2019年9月11日

一窗一景,一景一情,
一情一故事,一故事一繁華,
原來,一繁華即一瞬間。
人生,福禍相隨,愛恨與共,
無人能預知下一步,強求不如隨緣。

圖文:文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