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邱慧娟

拉拔烏亮 疏密間
過境一把孩提歲月
無憂 交叉變化著無慮 
辮子擺盪了年少清純
甩動著 記憶中掌內的溫度

(2)
銀白還等在時間外
妳的脆弱 我貼近著
屬於 那三千煩惱垂掛的心事
我以簡單幾排剛毅
回應妳凌亂低訴

(3)
多年的來回 拉扯
烏黑已成凋零
皺紋在眼角落款題詩
稀疏寫下頂蓋 空與不空
我是青春的見證

文:邱慧娟
圖:文青散步

〈天地悠悠〉趙紹球

你知道嗎
無論你坐在樹下
燒多少片落葉
或點多少張日子
火光中,仍數不盡
我們從前小小的爭論
以及話題了
或者你還記憶
話題和爭論
皆是永未完結的故事
在故事中,多少及於
唐時風
宋時雨
和二十世紀憂鬱的薔薇
都會在我們眼瞳裡
鑄著一盞星星火

而所有的從前
我們都在荒城中渡過
像夜裡才出現的鬼魅
許多傳說與風言森然
都因了我們不堪寂寞而鬧熱起來
連最後的遷徙
也不見有人挑燈出來
看看我們剩下來的
灰燼

醒來時候
從灰燼裡走出我們
便不用再預言了
那盞微弱而明滅的星火
將會變成
我們來時的馬蹄一樣
在巷尾響起的時候
便在另一個街頭
隱滅下去

而你站起來
離開了樹下走到另一處
那時,我們的日子正當時候少年
而火滅了,而風起了
念這兒天地之悠悠
彷彿,你輕輕摘下月亮
輕輕放在
你長長底
衣袖

*這大概是我1981或82年寫的,為紀念我中學時的三劍客+1。為啥是三劍客加1呢?我們三劍客當時算是全校皆知,但寶昌卻是低調到不行。中學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只有莫天保和我負笈台灣唸書, 周奕良和林寶昌留在國內發展。幾年前從同學口中才得知寶昌已駕鶴了!生命無常,不勝唏噓。這篇 #詩生子 是 李宗舜 (Chengsoon Lee)學長找到的,謝謝他!

文:趙紹球〈天地悠悠〉/
——給天保、奕良及寶昌
(三劍客+1)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