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除鍵》陳亦劍

你說不能愛了,就刪
我的情詩寫得老長
從此沒有投遞的一方
輕嘆,想如你所言
卻找不到刪除鍵

惱恨這些字眼
勾引著不對等的想念
找不到刪除鍵
於是
一次想念就按一次空白鍵
讓自己遠離
文字構築的甜蜜卻也心痛的畫面

轉瞬之間
情詩全擠出視窗外
而我
卻像一線游標
載浮載沈於茫茫白色大海

找不到刪除鍵
我繼續跟著游標閃爍的思念脈動
敲著空白鍵
泅在更寬廣無邊的海面

圖文:陳亦劍《刪除鍵》

《才》Rose Ko

說了
説了的 那些
一起的快樂
像片羽毛 搔出心上淺淺的癢
所以 笑了

唇角的花 才 初初綻放
那 癢 就搔成了 刺疼
一汪清淚
滑落 尚未收住的 盈盈花色

文:Rose Ko 《才》
圖:Peter Lin

《e-mail》 綠喵

夢飛上雲端築巢
bit 坐在資料匣窗邊守候
披著霓裳的燕子
捎來情感的色彩
鑿穿想念門縫
塞進有關遠方的你

擒拿一頁空白
彩繪夕陽瑰麗的光芒
別上思念徽章
抉擇如你的英文數列
哀求傳送鍵點頭承諾
遞送關懷

當秋去冬天降臨前
孤寂的鴻雁終將覓得
魚汛,回返

文:綠喵〈e-mail〉
圖:Peter Lin

《夢蝶》 陳亦劍

展翅一拍
據說,旋風狂作在千里之外
文字幾行
究竟能澎湃幾人胸懷
蝶的翅膀搖了搖擺了擺
告訴我
只管繼續亂掰
管他大師滿篇楓紅霜白
管他蜂兒不來
就在自己的句子裡發呆
如蝶安棲在盎然綠栽
花落,會再開
妝點自己的色彩
人說花若盛開蝶自來
莊子說,我已是蝶
還需等誰來!

文:陳亦劍《夢蝶》
圖:Peter Lin

【殞】 陳亦劍

詩句
如流星
漫遊在宇宙的孤寂
尋找一顆願懂的星球
一頭撞進心裡
燃燒死去……

文:陳亦劍【殞】
圖 : 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