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煮酒》Rose Ko

天青
沒等煙雨
也 沒等 你

愛情的風景
可以散曲
可以詩

害了相思否?!
都不是旁人的事
自顧自 挑紅豆

紅泥小火爐
「相思」煮酒後
害「醉」又何妨

文:Rose Ko 《相思煮酒》
圖:Peter Lin

《單身女子》溫智仲

夜已睡熟了妳的體溫
妳總在午夜十二點鎖門
解開了誘惑半裸夜燈
讓爵士藍調推拿著靈魂

鈕扣扣不著的心跳聲
長髮慵懶得和影子相襯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早已不再夢見某些人
妳刻意的略過任何可能
妳厭倦了宿醉後的溫存
妳聽膩了每個前世今生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已習慣盛開在黃昏
甩一甩無名指上的戒痕

文:溫智仲《單身女子》
圖:文青散步

《傷心的空氣》溫智仲

也許 下一個雨季
我會帶把傘,在雨中等妳
但到那時,妳是否還在這裏
等待,是最近的距離
消失的背影,傷心的空氣
等我回去的時侯,我吻還給妳
人間那麼滄桑
所以要晾起快樂,熬煮悲傷
眼淚任它流向海洋
飲啜妳淚的珍珠,顯得更為明亮
整座花園的花香
我用彩虹包裝,灑在回程的路上
妳可能選擇遺忘
我來自何方,歲月已將愛情磨光
我朝著雨,雨卻有點猶豫
似乎在預言傘下的孤寂
只有傘才知雨在哭泣
我卻只記得, 又快忘的雨季
咖啡冷了,我還沒回去
我看著搖晃的海洋,搖晃回憶
手上的珍珠,傷心的空氣
想著歸了零的距離,卻吻不到妳

文: 溫智仲《傷心的空氣》
圖: Peter Lin

《氧氣》Rose Ko

我是氧氣
等待著 伊 的呼吸
吐息間
穿越肺腑之中
以清新姿態

苦於
承接不起 
這 沉重相思
隨著嘆息被遣返

圖文:Rose Ko 《氧氣》

《愛情 不是強項》Rose Ko

喜 習文
樂 弄舞
可 愛情 不是強項

怕看 不修飾卻裝飾的淚
累見 純愛 至 蠢愛 的愛

———因為 都犯過 
也被犯過

一人的歷史 只是見證的痕跡
與他人無尤

搖扇 聽曲 一杯茶後
嘆聲 [愛情 不是強項]
也就過了今生

文:Rose Ko 《愛情 不是強項》
圖:文青散步

《 獨享》胡雅玲

風叼走了瞌睡蟲
灼熱陽光
蒸散出茶香
轉動50°微波
加熱冷卻的思緒
望著遠方彎出一抹微笑

定格

文:胡雅玲《 獨享》
圖:文青散步

《花語寄情》王光亨

當我決意讀懂這場櫻
帶著千頃澎湃的飄忽不定
投向酒紅浪海

一瓣血色不改的沉落
對我發出言語 ── 沒有聲韻
於是我靜聽
祇聽見黃昏紡著美變心
如去年、如往常

我試著還原那絲臨終祈求的
聲音,極冷、極輕
回神後恍然濕了衣襟
輕輕地寫下掌上的花語
交由信差處理
把地址填在 比秋水更深之處

文:王光亨《花語寄情》
圖:Peter Lin

《戀居》王光亨

那天,花靜幽然
冬梅落英成雙,直飄碎了
湖面上漾著的梧桐樹影

幾粒種子 直接地受風墜地
不能自己在海拔上
埋下了一段隨機擴充的伏筆
才輕寐會兒
怎堪已隱沒了歲歲年年

而今,春蝶飛來
過於小心翼翼的愛情
沿路上被時間漫步爭議的
不在泥與雪的對立 ──
雨霧的掙扎不在那裡
而在能否
走過慣於多樣的彎彎後
安於那些直的寂寞

文:王光亨《戀居》
圖:Peter Lin

《時間的變奏》王光亨

時間發出一道命令
要風燭與身子
往順時針方向地轉虛弱

隨著晨昏的忽快忽慢
是否時間迷上了藍調的變奏
導致燕子失速
轉折於雨林,起落在法庭
而秋的草皮似墊子
冬末加上一層保暖的呢絨墊褥
四季旋律更迭,於是完美地走音

也許是憂鬱,也許是年紀
也許是一直堅持順時針方向的原因
將時間偷偷挪走些美感

我在白天堂海灘靜默
淺綠色的時間清澈,當下在我眼前
赤裸裸地蕩走
不管岸邊玄武岩旁的愛情何等富有
預先買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也得不到拯救

文: 王光亨《時間的變奏》
圖:Peter Lin

《圓》齊路

歲月走出了母親的門外
走出了彎彎
彎彎的
關節 彎彎
彎彎的
聲音 彎彎
彎彎的
脊椎

歲月走進我的大門
走進了彎彎
彎彎的
細紋 彎彎
彎彎的
白髮 彎彎
彎彎的 
視線

歲月從門裡望向女兒
看見了彎彎
彎彎的
眼睛 彎彎
彎彎的
嘴唇 彎彎
彎彎的 
笑臉

春日的午後花園
歲月暖暖照著我們三個

彎彎的 我們
連成 
生命的 彎彎 
周而復始 的

圖文:齊路《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