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沙洲。冷》呂松杰

為道別一抹殘霞趕路
足跡迷惘在晨霧

西斜的餘光
沉沒之前,留下
模糊的惆悵

寂寞化成霜
相思雪白了髮
花香,仍在風中迴盪

絕弦的琴,斷了訊的伯牙
春走後
冰冷的塚,在沙洲
埋葬

文:呂松杰 《寂寞。沙洲。冷》
圖:文青散步

文青聚落精選 2019年5月18日

終於
你還是沒來
蹣跚於昏黃的石板空巷
光影如此深沉靜謐
甜甜的玫瑰酒
翻轉著腦裡的暈眩
教堂傳來的鐘響
一聲一聲……
都是想你的朦朧節奏
這樣的夜
這樣的街
這樣的醺然氛圍
滿眼是淚的我
拒絕街燈的憐憫
滿心落寞的我
只願隨風漂流
終於
你還是沒來
我獨醉
無關風月……

文:劉奕伶
圖:陳志強

《關門》 Rose Ko

來不及 關上 心的門
逃去的相思
拘禁在你城

心甘情願的人
沒有資格 提 怨恨
你慣於操弄的溫存
仍然振動 心的輪

忐忑 威脅著靈魂
應該放手 卻欲罷不能
期待 若是命運的歌聲
聲嘶力竭後是否就可走出沉淪

是非的訊號亮起紅燈
如何駕馭失控的心輪
不顧一切擁抱愛情的焰塵
美麗的紋身
細看 道道焦痕

圖文:Rose Ko 《關門》

《只想是》Rose Ko

就 只想是
你手上 那盞白瓷茶碗
小雪初晴時
盛著釅綠不燙口的暖

就 只想是
你手上 那管清冷洞簘
百花深處𥚃
吹起蝶去戀何從的涼

就 只想是
你手上 那把鋒利銀劍
寂寞江湖晚
刈斷高手競追逐的路

就 只能是
我手中 這本冥想手冊
渾渾白日中
枕上一夢黃粱還未熟

圖文:Rose Ko《只想是》

《相思煮酒》Rose Ko

天青
沒等煙雨
也 沒等 你

愛情的風景
可以散曲
可以詩

害了相思否?!
都不是旁人的事
自顧自 挑紅豆

紅泥小火爐
「相思」煮酒後
害「醉」又何妨

文:Rose Ko 《相思煮酒》
圖:Peter Lin

《單身女子》溫智仲

夜已睡熟了妳的體溫
妳總在午夜十二點鎖門
解開了誘惑半裸夜燈
讓爵士藍調推拿著靈魂

鈕扣扣不著的心跳聲
長髮慵懶得和影子相襯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早已不再夢見某些人
妳刻意的略過任何可能
妳厭倦了宿醉後的溫存
妳聽膩了每個前世今生

皺了皺妳遲倦到三更 
微曦眺逗妳頹魅的幻唇
妳已習慣盛開在黃昏
甩一甩無名指上的戒痕

文:溫智仲《單身女子》
圖:文青散步

《傷心的空氣》溫智仲

也許 下一個雨季
我會帶把傘,在雨中等妳
但到那時,妳是否還在這裏
等待,是最近的距離
消失的背影,傷心的空氣
等我回去的時侯,我吻還給妳
人間那麼滄桑
所以要晾起快樂,熬煮悲傷
眼淚任它流向海洋
飲啜妳淚的珍珠,顯得更為明亮
整座花園的花香
我用彩虹包裝,灑在回程的路上
妳可能選擇遺忘
我來自何方,歲月已將愛情磨光
我朝著雨,雨卻有點猶豫
似乎在預言傘下的孤寂
只有傘才知雨在哭泣
我卻只記得, 又快忘的雨季
咖啡冷了,我還沒回去
我看著搖晃的海洋,搖晃回憶
手上的珍珠,傷心的空氣
想著歸了零的距離,卻吻不到妳

文: 溫智仲《傷心的空氣》
圖: Peter Lin

《氧氣》Rose Ko

我是氧氣
等待著 伊 的呼吸
吐息間
穿越肺腑之中
以清新姿態

苦於
承接不起 
這 沉重相思
隨著嘆息被遣返

圖文:Rose Ko 《氧氣》

《愛情 不是強項》Rose Ko

喜 習文
樂 弄舞
可 愛情 不是強項

怕看 不修飾卻裝飾的淚
累見 純愛 至 蠢愛 的愛

———因為 都犯過 
也被犯過

一人的歷史 只是見證的痕跡
與他人無尤

搖扇 聽曲 一杯茶後
嘆聲 [愛情 不是強項]
也就過了今生

文:Rose Ko 《愛情 不是強項》
圖:文青散步

《 獨享》胡雅玲

風叼走了瞌睡蟲
灼熱陽光
蒸散出茶香
轉動50°微波
加熱冷卻的思緒
望著遠方彎出一抹微笑

定格

文:胡雅玲《 獨享》
圖:文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