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進書頁》陳亦劍

記憶再黑白也總會有一絲顏色
是記錄曾經的一份快樂
縱然不是快樂
但也用心的

你能記住的
是你細心將寫滿心情的書卡對折
夾進一本書
那書叫記憶的長河

你聽
偶爾
一條魚兒
啣著你的
看你如何定義的
水草
來逗引你遐想著

圖文:陳亦劍《夾進書頁》

《睡蓮睡蓮.歲歲年年》陳亦劍

臨著狂草的碑帖
蜂在睡蓮池掀翻了春風的墨水
蘸著濃淡水色
率性地一點一撇
濃暈的飽滿
枯筆的蒼勁
塗了滿池春光
最後一筆
蘸住蕊心
從此
將春的氣息記憶定格
歲歲年年……

圖文:陳亦劍《睡蓮睡蓮.歲歲年年》

《詩》陳亦劍


給晨露浸潤氤氳

給陽光蒸成彩虹

給歸鳥啣入夕陽

給秋月曬出霜意

給冬梅喚來白雪

詩的存在不是因為寫
是因為你冰雪聰明
文字裡的世界

圖文:陳亦劍《詩》

《睡 . 舞》 Rose Ko

當睡時刻
關窗際 見夜空亮嵌的星子
召喚著 
伸出鑽石光芒璀璨的手
為戀舞者 遞上金縷鞋

落地無聲 廝磨原木的鞋吻
纏綿低訴這拉丁式愛情
翩翩鑽衣閃爍
凝神望進 那深邃如井的星瞳
呼吸 停格

音河 嫵媚似水
飄搖著 夢的舟楫
乘載鑽空下一翦舞影 
划入
子夜另一端

圖文:Rose Ko 《睡 . 舞》

《期待 》蔡仁傑

風落的葉
揚起我的眷戀
甜蜜, 悄悄蔓延深夜
降溫後,下起小雨
淋濕 一地的思念

並肩走過的畫面
收藏在故事裡
期待 雨歇後的曙光
兌現 幸福的承諾

文:蔡仁傑《期待 》
圖:Peter Lin

文青精選 2019年01月27日

溫柔之必要
肯定之必要
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正正經經看一名女子走過之必要
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碼認識之必要
歐戰,雨,加農砲,天氣與紅十字會之必要
散步之必要
溜狗之必要
薄荷茶之必要
每晚七點鍾自證券交易所彼端

草一般飄起來的謠言之必要。旋轉玻璃門
之必要。盤尼西林之必要。暗殺之必要。晚報之必要
穿法蘭絨長褲之必要。馬票之必要
姑母遺產繼承之必要
陽臺、海、微笑之必要
懶洋洋之必要

而既被目為一條河總得繼續流下去的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
罌粟在罌粟的田裡

文:瘂弦《如歌的行板》

《夢裡》陳亦劍

你在夢裡
進入了一座林,看到了一棵樹
七分醉意
你對著樹輕語
訴說你的孤寂
樹只顧招惹雪花飄盈
你嗔怪樹兒怎都不回應

而我只是剛好在這夢裡
但我不在你眼裡

圖文:陳亦劍《夢裡》

文青精選 2019年1月4日

對你無限
思念,來會我吧
夜裡,
至少在夢徑上
沒有人阻擋。

雖然我沿著夢徑
不停地走向你,
但那樣的幽會加起來
還不及清醒世界允許的
匆匆一瞥。

文:小野小町
圖:Peter Lin

《迎新-給去年的明信片》陳亦劍

把去年
寫滿一紙明信片
寄予天邊
上頭燙著眷戀
抽絲縷縷吐自心田
五顏六色的絲線
織成的去年
辣酸苦嗆
還有一些兒個甜
融合成獨一無二的經典

青鳥翩翩
叼走2018(愛你吉霸)年
帶回來的信裡面
只一匹白絲絹
任我的不要臉
將油彩隨興潑濺
讓2019(愛你依舊)年
或許
或許可以絢麗萬千

文:陳亦劍
圖:Peter Lin

文青精選 2018年12月30日

曾經最好的夥伴,
隨著世事變遷,經歷不同,
友誼關係漸漸淡了。

曾經解不開的心結,
隨著時間推移,
發現並沒有跨不去的門檻。

曾經誓死不分開的戀人,
隨著光陰流轉,
發現不再非你莫屬。

掩蓋的虛情越來越多,
赤誠的真心越來越少,
藏著的心眼越來越多,
開放的心態越來越少。

時光不語,卻讓你看清真象,
四季交替,方知人情冷暖,
在乎你的,從未遠離,
嘴碎你的,來了又走。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
剖開了事實,看見了本質,
讓真的更真,假的更假,
讓痛的不癢,癢的再無感覺。

文:朋友転發,局部修改
圖:文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