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聚落精選-2018年8月22日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父母的心情,直到成為父母;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愛人,直到我們失去愛情;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老闆,直到成為創業者。
很多體悟都要通過時間,在時間穿梭中,我們成為當時我們不能理解的他人⋯⋯。

文:Jocelyn
圖:文青散步

《盜暮》邱慧娟

刨去了所有
這身軀已剩剝下的柔軟
滋味 在油鍋裡來去
我半裸的靈魂 , 依稀清醒
惦念未將霞暮一併
攜上岸

天空繼續燃燒
我的柔軟 熬不過這火燙
柴米油鹽裡 焦了海裡的夢想

如果我能盜取這一片片霞光
換貼透明的裝扮
儘管穿戴不了 不再遺憾

記憶闔上
在黑暗來臨前…..

文: 邱慧娟
圖: 何孟謙

《由你玩四年》趙紹球

我的政大四部曲

1⃣之一 〈醉夢溪憶〉

通常是五月
細細綿綿的江南雨
說著說著,就串聯起來…
溪流的舊雨新知
或是細數久別重逢的牽掛
或是暢談一見如故的喜悅

多數是在黃昏
細細長長的兩岸草
訴著訴著,就緊依起來…
雨滴的離情別緒
莫不是在情人的跫音中催促
就是在戀人的絮語中驚别

總有些風會徐徐地提醒
有些人醉的時候才有夢
有些人夢的時候才會醉

2011年元旦倒数

2⃣之二 〈圖書館一隅〉

那時,佛洛依德就經常鬧失踪
或者潛伏在某個夢境的角落玩迷踪
光天化日之下,用西化的中文
調侃着周公的大夢

夢不是這樣解的
吉凶禍福無法解構夢境
不是姬跟旦的問題*
因為一切有意或無意的動念
都跟他的潛意識拉上關係
原來性才是他的潛規則
所以,你的夢正包藏着你的自我
你的自我正洩漏你的本能

以至於讓每個人本能地
都變得色色的…
連夢都不敢提去見周公
只好躲在圖書館的一隅
偷偷地跟他竊竊私語

2011年1月19日
* 周公,姓姬名旦,生於公元前1100年。

3⃣之三 〈八角亭的風〉

東隅有風,翦翦而過
多少青春,徘徊
在髮梢間受到計算

南方有風,悠悠而過
多少鄉愁,環繞
在雙耳間遇到清算

西面有風,冉冉而過
多少愛情,繾綣
在唇頰間遭到暗算

北邊有風,嘯嘯而過
多少夢想,穿越
在雙手中估計失算

四方八面,匆匆而過
多少時空,飄忽
在轉身處無法細算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永和

4⃣之四 〈四維堂〉

記只記得,開學禮
校歌在這裡
激動首輪的青春

記只記得,文化杯
歌聲在這裡
揮灑首演的歲月

記只記得,畢業考
試卷在這裡
最後埋首的一筆

四維堂前,就這樣
有人從莊敬悄悄繞過自強
有人從自強大方路過莊敬
畢業前的營養戀愛學分
總會有人通過有人死當
就這樣,由你玩四年

圖文:趙紹球
(記憶中的1980~1984)

《波及》Rose Ko

天 悶著臉 一早上
雲討好的 奉上了華裳
墨色的長裙擺 流盪著 隱隱金芒
午后之約
灰系故事 悄然開場
太陽拂袖而去
繃不住心情 終於嘩然而下了 傾盆淚

被殃及的無辜
抖著滿頭雨花 靈巧避開腳邊小水灘
豪邁坐在7-11的落地窗邊
灌一口海尼根 對著玻璃 哈出 濕與詩

家務事啊…..呵呵

文: Rose Ko
圖:Peter Lin

《殺草劑呢喃》邱慧娟

打開瓶蓋
沒有買一送一的優惠
我超嗆的滋味 不適合自飲
更不適合請客

我不只是魔術師
把青綠變枯黃
一下解決了囂張雜草
還可把滿園蚯蚓 青蛙
蜜蜂都趕跑

我 沒可送出地球的本事
低毒性 是我致力的目標
讓土地活化 是
夢幻的回報

圖文: 邱慧娟

文青聚落精選-2018年8月19日

才剛踏入寺廟 梵音聲迎面而來
天公爐的柱香 還餘煙繚繞金紙 紅蠟燭 敬香
被整齊的擺在木架上
廟祝爺爺在櫃台內忙著

角落的神明轎 非常地靜默
大鼓與大鐘依舊高高掛

走向最裡面 舉香敬拜主殿之後
凝視一會兒兩旁的
千里眼 順風耳 黑無常 白無常

偏殿的文昌帝君 笑容溫馨慈祥
大毛筆 大銅鑼 仍懸掛著
而銅鑼已被敲出痕跡

梵音聲依然縈繞耳畔
我帶著片刻的禪心
緩緩踏在 紅塵滾滾的路上

慢慢走回長巷裡溫暖的家~~

文:蘇愛婷
圖:文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