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心情》Rose Ko

奔騰的雨 疾馳的車
朦朧燈影 閃~~ 爍~~
大地不再渴了
雨刷刷薄的周四心情
忙碌織著綿密的網 套住微涼思緒

藏身工作這個巢穴
做著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買賣
略有江湖味的生活
也是有點意思的真實人生

推開玻璃窗台
糾纏的雨絲款擺
音響傳來 The Rain
終於 管不住逐漸水草化的自己~~~~

文:Rose Ko
圖:Peter Lin

《詞牌:卷珠簾》Rose Ko

簾卷徐俆風未歇
盞盞梨花 香吐窗前蝶
春已三分還夢雪
醒來煙雨朧長睫

略點胭脂簪束髮
銅鏡紅顏 一闕相思訣
惟任琴聲邀淡月
華年早負何來別

文:Rose Ko
圖:Peter Lin

《給秋天的悄悄話》夏亭

想念 在秋天泛濫成河
遲遲無法說出口

一抹微笑
嵌入年少的愁
畫地為牢苦苦守候

我們的夢
盪在季節的風中
輾轉却成空
片片枯葉 紀念這個秋
逐花落地成塚

四季 匆匆
曾經 緩緩 緩緩而落

文: 夏亭
圖:Peter Lin

文青聚落精選-2018年8月22日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父母的心情,直到成為父母;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愛人,直到我們失去愛情;
年輕的時候我們無法同理老闆,直到成為創業者。
很多體悟都要通過時間,在時間穿梭中,我們成為當時我們不能理解的他人⋯⋯。

文:Jocelyn
圖:文青散步

《盜暮》邱慧娟

刨去了所有
這身軀已剩剝下的柔軟
滋味 在油鍋裡來去
我半裸的靈魂 , 依稀清醒
惦念未將霞暮一併
攜上岸

天空繼續燃燒
我的柔軟 熬不過這火燙
柴米油鹽裡 焦了海裡的夢想

如果我能盜取這一片片霞光
換貼透明的裝扮
儘管穿戴不了 不再遺憾

記憶闔上
在黑暗來臨前…..

文: 邱慧娟
圖: 何孟謙

《紅塵這頭,我等了一季秋》陳亦劍

紅塵,豈只紅的顏色
烏了的雲,三言兩語
怎洗得清心裡的誤解

歲月,何曾只有四季
錯的時間,沒了寒暑
卻擋不住落葉的凋零

拾起去年的一葉
我等一季秋
好償還你的青春顏色
無奈
夏,無止境的熱著

圖文:陳亦劍

《由你玩四年》趙紹球

我的政大四部曲

1⃣之一 〈醉夢溪憶〉

通常是五月
細細綿綿的江南雨
說著說著,就串聯起來…
溪流的舊雨新知
或是細數久別重逢的牽掛
或是暢談一見如故的喜悅

多數是在黃昏
細細長長的兩岸草
訴著訴著,就緊依起來…
雨滴的離情別緒
莫不是在情人的跫音中催促
就是在戀人的絮語中驚别

總有些風會徐徐地提醒
有些人醉的時候才有夢
有些人夢的時候才會醉

2011年元旦倒数

2⃣之二 〈圖書館一隅〉

那時,佛洛依德就經常鬧失踪
或者潛伏在某個夢境的角落玩迷踪
光天化日之下,用西化的中文
調侃着周公的大夢

夢不是這樣解的
吉凶禍福無法解構夢境
不是姬跟旦的問題*
因為一切有意或無意的動念
都跟他的潛意識拉上關係
原來性才是他的潛規則
所以,你的夢正包藏着你的自我
你的自我正洩漏你的本能

以至於讓每個人本能地
都變得色色的…
連夢都不敢提去見周公
只好躲在圖書館的一隅
偷偷地跟他竊竊私語

2011年1月19日
* 周公,姓姬名旦,生於公元前1100年。

3⃣之三 〈八角亭的風〉

東隅有風,翦翦而過
多少青春,徘徊
在髮梢間受到計算

南方有風,悠悠而過
多少鄉愁,環繞
在雙耳間遇到清算

西面有風,冉冉而過
多少愛情,繾綣
在唇頰間遭到暗算

北邊有風,嘯嘯而過
多少夢想,穿越
在雙手中估計失算

四方八面,匆匆而過
多少時空,飄忽
在轉身處無法細算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永和

4⃣之四 〈四維堂〉

記只記得,開學禮
校歌在這裡
激動首輪的青春

記只記得,文化杯
歌聲在這裡
揮灑首演的歲月

記只記得,畢業考
試卷在這裡
最後埋首的一筆

四維堂前,就這樣
有人從莊敬悄悄繞過自強
有人從自強大方路過莊敬
畢業前的營養戀愛學分
總會有人通過有人死當
就這樣,由你玩四年

圖文:趙紹球
(記憶中的1980~1984)

《古厝煙雲》邱慧娟

滄桑翻閱沒落日子
衰老淡出
書總在末頁裡 騰留
一頁空白

羸弱記憶探出窗邊
牆邊影子老花了歲月
那曾經的輝煌
發酵成一顆退燒藥丸
漸漸地 降溫

驀然回首
夕陽 人煙
在流光中散場

圖文: 邱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