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詩》陳亦劍

簡單的線條
突出於簡單的光影
簡單的美感
源自於簡單的心情

擎起一把綠傘向天
接住暖暖的陽光無限
在這綺妮的春天
把縷縷春神吐出的絲盤進心田

隨風搖擺
織成細膩綢子的字句隨風送來
啁啾的鳥語用旋律剪刀把春的詩句剪裁
成句的入了心懷
不成句的
就隨意散開
綴滿整個陽台

誰說一定要等到花兒開

圖文:陳亦劍《裁詩》

《邀約》薛翠惠

寶劍贈英雄,
閑凳待雅士。
塵世中一隅難得的清靜,
來,來,
無言對奕也無妨,
靜語茗茶不孤單,
要說的已太多,
且一笑付東風。

文:薛翠惠 《邀約》
圖:文青散步

《慢慢》Rose Kao

慢慢
髮際間 有了 雪的氣息
魚尾 拍打瞳水岸
霜覆之峰翼 不時 白㵎飛寒
隆隆寐聲 如春雷響顫

瓠犀凝脂 彷彿只是昨日
蓋上描金粧盒 胭脂亦非聖手
惟 案前
一朵絲絹玫瑰 從不凋零

文: Rose Kao 《 慢慢》
圖:文青散步

《醉》 陳亦劍

春天透支了顏色
於是利用墨夜的黑
烹煮詩句幾杯
先敘了桃李園夜宴的豪情
再解了玄妙難言的六橋待月

夜不再是黑
正如月已不是月
我飲下幾杯
吐了幾口難成頁
俗士也難懂的滋味
剩下的
就留待春雨篩飄葉
想醉的
便醉

圖文:陳亦劍《醉》

《啊! 愛情》Rose Ko

洛神花一杓
玫瑰瓣兩杓
蜜 一小匙
心頭血 一大匙
拌勻
一杯愛情的滋味

喝急了 燙口
放冷了 又酸
初飲 嚐著 甜
飲透 澟然 帶了分寒
不比 酒 能醉
一盞 痴 千纏

舉杯 欲灑
怎又
犯難………

文:Rose Ko 《啊! 愛情》
圖:文青散步

《一首詩 》Rose Ko

讀 一首詩
愛上雨天! 也愛上晴天!

寫 一首詩
嘆息! 以為的好 卻是你的倦!

聽 一首詩
淺唱低吟 人在鏡花水月間!

文:Rose Ko 《一首詩 》 
圖:黃少奇

《悄悄話 》如果

碧綠湖面寫上幾行瀲灩
晴光,都讓魚兒食言
牠們穿梭蘆葦間,和水草纏綿 
粗大的呼吸吐納
俄頃,瀰漫了粼粼的空間

水岸的落葉說些什麼話 
風說些什麼話
在這霧霾的陣痛 
回潮該是一種清淺的留白

文:如果《悄悄話 》
圖:張國華

《夾進書頁》陳亦劍

記憶再黑白也總會有一絲顏色
是記錄曾經的一份快樂
縱然不是快樂
但也用心的

你能記住的
是你細心將寫滿心情的書卡對折
夾進一本書
那書叫記憶的長河

你聽
偶爾
一條魚兒
啣著你的
看你如何定義的
水草
來逗引你遐想著

圖文:陳亦劍《夾進書頁》

《睡蓮睡蓮.歲歲年年》陳亦劍

臨著狂草的碑帖
蜂在睡蓮池掀翻了春風的墨水
蘸著濃淡水色
率性地一點一撇
濃暈的飽滿
枯筆的蒼勁
塗了滿池春光
最後一筆
蘸住蕊心
從此
將春的氣息記憶定格
歲歲年年……

圖文:陳亦劍《睡蓮睡蓮.歲歲年年》

《詩》陳亦劍


給晨露浸潤氤氳

給陽光蒸成彩虹

給歸鳥啣入夕陽

給秋月曬出霜意

給冬梅喚來白雪

詩的存在不是因為寫
是因為你冰雪聰明
文字裡的世界

圖文:陳亦劍《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