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聚落分享 2019年10月26日

一個人的歷史 
其實有點長
可 
只有自己知道過程
在其他人眼裡
熟點兒的
姓名 背景 還記得起的互動情境
不熟的
也就是個名字

有趣的是
若默默無聞
在輿論圈裡
就也無波無瀾
偶爾不小心飄過

一旦風雲際會
一個甚或沒見過的人
也都來侃侃而談 
關於你的種種
黑的 白的 萬箭或萬糖齊發

流言蜚語似網

思若如風不載塵
總是可 穿網而出
即使吹亂一季落葉
依舊是
風的樣子

文:Rose Ko 《風的樣子》
圖:文青散步

文青聚落精選 2019年10月26日

夜燃起篝火
透亮眾多陌生的窗口
一盞燈火逼視
那是唯一的熟悉

靜默是眾色的執著
在夜眸的淺塘裏
我的名
化為孤兀
在齒冷與火舌間沸騰

灯心的夜是我
睫下閃爍的星群
無數熟悉的燈火隱滅
在霧的陌生之外
在荒寂的心靈上
聆聽著風的行吟

今夜千百個燭光搖曳
是我感情的奔流
秘戀那燃燒的臉龐
會意一抹晦暗的留白
那是自酷寒
瞿然而立起的熱

陷於夜瞳的仰望
鬱黑中冷然迸放的光
灯在夜裏
不屈的昇起
夜在灯裏
委屈的離去

懸掛一點光芒
眷顧人世間眾生的臉龐
穿過了晦澀
領來一道明跡
窺視那無名的迷茫

無灯之火逼視
光羽走入鏡中的記憶裏
我倦於覓取
輪迴霧化了視覺
窗外
仍是一片漆黑

文:董騛
圖:光哥的視角

文青精選 2019年9月3日

一生之中至少要有兩次衝動:一次奮不顧身的愛情,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Be bold for at least twice in your life: be bold enough to love someone, and be bold enough to go somewhere.

托斯卡尼豔陽下 (Under the Tuscan Sun), 2003

文青聚落精選 2019年7月10日

之間。

中年以後越發覺得,人與人之間有條線,令人舒服的交往就是不踩過那條線,而且這條線隨時在變動,如果兩造對於邊界感無法達成共識,就是衝突、耗損的開始。
很多時候,每段關係我們之於對方就像是剛剛撈起來的魚,一開始都是新鮮的,放了幾天就會發臭,除非把魚放回水裡,給彼此一個恰當的距離。
感情不是彼此費盡心力,就必須非在一起不可。

文:Amber Huang
圖:文青散步

文青聚落精選 2019年7月6日

無論是朋友、工作或是戀愛,如果你感到與對方特別契合,溝通愉悅或是時時令你靈光乍現,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

1%的可能你遇到了Soulmate。
99%的可能你遇到了閱歷智商情商都在你之上的人,而對方因為什麼目的在向下兼容而已,只要他願意,他可以和每個跟你一樣級別的人,達到這種心有靈犀。

文:蔣桐君
圖:文青散步

《在妳荒漠裏的留沙日記》溫智仲

唇唇欲動的碑文
舌尖落款
一字字風化 
吹開剖心磨焠的火苗
沿足跡點燃

每顆沙
是再也泅不住的淚
透明的眼框
沒有視線

蜃影
我在灰燼裏
幻得幻失
每一步
都印在妳堆泣的沙坵

醒著
等待奇跡
睡著
同一個夢境

跌入
妳眸劃的劇情
一眼一眼
只願妳得逞
為妳
迢迢撫傷的旅程
尋找
中計的線索 
放棄
甘美的綠州

邊際已在荒漠消失
殘落的部首
迎面吹來
俯拾妳的落款
心動溶解
與妳的寂寞互慰

在妳的荒漠留沙

成為妳荒漠的流沙

文:溫智仲《在妳荒漠裏的留沙日記》
圖:文青散步

《凝眸》陳淑瑀

我已凝望你千年萬年
從晨曦到墨夜
從含苞到全然的綻放
就這麼深情的望著你
望著你
凝望你千年萬年

用我年少青春留守著
直到青春荒蕪耗盡
只盼你深情回眸
那一眼
一眼已足夠
是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

文:陳淑瑀《凝眸》
圖:陳亦劍

《抱月》Rose Ko

心 被造了謠
如何 澄清 
不攸關的事實

只怪 
那夜 月太旖旎
湖水的藍
藍成 一頁詩

撈月 撈出了千古謎

都説 醉了
那病著 
抒不出的青雲志
又如何不是 抱月而去的悵然

圖文:Rose Ko 《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