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齊路

歲月走出了母親的門外
走出了彎彎
彎彎的
關節 彎彎
彎彎的
聲音 彎彎
彎彎的
脊椎

歲月走進我的大門
走進了彎彎
彎彎的
細紋 彎彎
彎彎的
白髮 彎彎
彎彎的 
視線

歲月從門裡望向女兒
看見了彎彎
彎彎的
眼睛 彎彎
彎彎的
嘴唇 彎彎
彎彎的 
笑臉

春日的午後花園
歲月暖暖照著我們三個

彎彎的 我們
連成 
生命的 彎彎 
周而復始 的

圖文:齊路《圓》

《臨演》陳亦劍

擔綱主角的導演在台上吼著:
那個誰誰誰快到位了!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甚麼重要角色?

挨一頓臭罵後的臉色,
與下一場戲碼倒是十分符合–
一陣機關槍無情地掃射!
死法不用太曲折,
從胸膛爆出整袋血色,
直接躺下就了得。
“卡!”導演又吆喝著。
起身的軀殼,
拾不起破碎且被踩平了的自尊與人格。
一具行屍把二百五緊緊握著,
另一手拎著便當盒……

圖文:陳亦劍《臨演》

《晚安,說的太早》呂松杰

總是每天跟你問好
晚安說的太早
整夜翻來覆去睡不著

分分秒秒
時間停下了腳
佇足望著你的好

哪能說不愛,就把一切忘掉
在黑夜中,不停地叫囂
企圖找回,那些美好

晚安說的太早
我獨自在床上哀悼
你溫暖的擁抱

在寂靜夜裡,想起
曾有的胡鬧
忘不了
縱使已經轉身,走掉

晚安是不是說的太早
思念,緊緊地纏繞
淚水笑著答道
雙眸已不再將我懷抱
這一切都是
晚安,說的太早

文:呂松杰 《晚安,說的太早》
圖:Peter Lin

《浪花翻捲時》箴泥

你從海上來,帶來女神的奉承
你問我愛情的事兒,我神秘的笑了……
如浪花翻捲時,
香蜜蜜的紅唇在你耳鬢找航路;
用最溫柔溫柔的噓息,輕吻你嘴角上細紋。
法令是一痕深邃的線索,
眼尾是一瞥墨藍的暗號,
當你思念時即為堅定意志而啟航,
我從海上來,帶著女神嘹亮的歌喉,
迎人的晚風,醺人的彎月,
你 進入了凡人不敢輕易近航的海港,
用最溫柔溫柔的愛憐,輕撫你嘴角上細紋。

註:你問我:你愛我嗎?我回答:不愛。晚上海風徐徐吹,真喜歡這樣的場景,如果如果這樣的溫柔可以一直到永遠,屆時你會在我臉上看見愛情的線索、永恆的暗號。

文:箴泥 《浪花翻捲時》
圖:Peter Lin

《傾城之戀》陳亦劍

在春意中追逐
有太多不確定的幸福
櫻花桃樹李樹
都像雨幕
淋久了便耐不住那花下的淒冷孤獨

柳原上踟躇
撞見了如蕾絲的靄靄流蘇
那潔白是守寡的嫠婦
卻又被東風亂得有些反骨
還有居心的勾引更是窩心的可惡

誰開了口就是輸
於是流蘇欲擒故縱柳絲亂舞
連老天都看得糊塗
乾脆傾了城把時間鎖住
從此甘心在四月雪下共舞

圖文:陳亦劍《傾城之戀》

《孟婆作客》陳亦劍

這一夢一世的流浪
僅喝一盅孟婆湯
又怎夠清洗如絲如縷
千瘡百孔的兒女情長

昭君琵琶一曲,狂雪憶漢皇
寶釧破瓦上的霜,凍了寒窯缸
素貞娘子一襲白衫,水漶了金山
淚眼葬花的黛玉姑娘
也等不到蝴蝶雙飛墳頭上
淚水雪霜,一世就三千丈

喝了剩湯的孟婆
又豈知,自己作客
在不斷輪迴的夢裡頭
唱著不同的主題歌

圖文:陳亦劍《孟婆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