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陳亦劍

你在夢裡
進入了一座林,看到了一棵樹
七分醉意
你對著樹輕語
訴說你的孤寂
樹只顧招惹雪花飄盈
你嗔怪樹兒怎都不回應

而我只是剛好在這夢裡
但我不在你眼裡

圖文:陳亦劍《夢裡》

文青精選 2019年1月4日

對你無限
思念,來會我吧
夜裡,
至少在夢徑上
沒有人阻擋。

雖然我沿著夢徑
不停地走向你,
但那樣的幽會加起來
還不及清醒世界允許的
匆匆一瞥。

文:小野小町
圖:Peter Lin

《迎新-給去年的明信片》陳亦劍

把去年
寫滿一紙明信片
寄予天邊
上頭燙著眷戀
抽絲縷縷吐自心田
五顏六色的絲線
織成的去年
辣酸苦嗆
還有一些兒個甜
融合成獨一無二的經典

青鳥翩翩
叼走2018(愛你吉霸)年
帶回來的信裡面
只一匹白絲絹
任我的不要臉
將油彩隨興潑濺
讓2019(愛你依舊)年
或許
或許可以絢麗萬千

文:陳亦劍
圖:Peter Lin

文青精選 2018年12月30日

曾經最好的夥伴,
隨著世事變遷,經歷不同,
友誼關係漸漸淡了。

曾經解不開的心結,
隨著時間推移,
發現並沒有跨不去的門檻。

曾經誓死不分開的戀人,
隨著光陰流轉,
發現不再非你莫屬。

掩蓋的虛情越來越多,
赤誠的真心越來越少,
藏著的心眼越來越多,
開放的心態越來越少。

時光不語,卻讓你看清真象,
四季交替,方知人情冷暖,
在乎你的,從未遠離,
嘴碎你的,來了又走。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
剖開了事實,看見了本質,
讓真的更真,假的更假,
讓痛的不癢,癢的再無感覺。

文:朋友転發,局部修改
圖:文青散步

《 誰來為我寫首詩?!》Rose Ko

貪看
詩人的心情
眷戀著
淺易
卻深深悸動人心的字句

微嗔著
這些動人的
卻 没個 因我而起?!
嘆息
不遇是如此唏噓
竟沒能
留下一段
填足心底小小的空虛

啊! 誰來為我寫首詩?!

圖文:Rose Ko《 誰來為我寫首詩?!》

《 倘若沒有愛情 》境憶

為了不鼓噪你內心的忌妒
我停止寫有關愛情的詩
那沒有顏色的筆
寫出黑色的字
凌亂地在紙上跳躍
抗議著園中的玫瑰
覆蓋著刺眼的白雪
天空高處ㄧ抹雲
ㄧ襲鐵灰色的裝扮
滑過眼際
幽幽的
沒有表情

文:境憶《 倘若沒有愛情 》

《花一瓣,詩一行》陳亦劍

集滿了一年的風霜
用最雀躍的容顏
在枝頭上
演繹著迎合眾人期待的模樣

渴望的璀璨
是拋開世俗的羈絆
該春歡、夏迎浪
何必等秋傷、北風遠颺?

一瓣歸落,悄然
在心書扉頁裡躺
雖幽僻,卻是你企盼的天堂
於是我
蘸墨綴詩一行
一行
便足以染了酡顏
暖了心房……

圖文:陳亦劍《花一瓣,詩一行》

《刪除鍵》陳亦劍

你說不能愛了,就刪
我的情詩寫得老長
從此沒有投遞的一方
輕嘆,想如你所言
卻找不到刪除鍵

惱恨這些字眼
勾引著不對等的想念
找不到刪除鍵
於是
一次想念就按一次空白鍵
讓自己遠離
文字構築的甜蜜卻也心痛的畫面

轉瞬之間
情詩全擠出視窗外
而我
卻像一線游標
載浮載沈於茫茫白色大海

找不到刪除鍵
我繼續跟著游標閃爍的思念脈動
敲著空白鍵
泅在更寬廣無邊的海面

圖文:陳亦劍《刪除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