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周夢蝶

等光與影都成為果子時,

你便怦然憶起昨日了。

 

那時你底顏貌比元夜還典麗

雨雪不來,啄木鳥不來

甚至連一絲無聊時可以折磨折磨自己的

觸鬚般的煩惱也沒有。

 

是火?還是什麼驅使你

衝破這地層?冷而硬的。

你聽見不,你血管中循環著的吶喊?

「讓我是一片葉吧!

讓霜染紅,讓流水輕輕行過……」

 

於是一覺醒來便蒼翠一片了!

雪飛之夜,你便聽見冷冷

青鳥之鼓翼聲。

   

文/周夢蝶

圖/Peter Lin

剪輯/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https://goo.gl/J6ZnC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