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晚安曲 2021年8月5日

總是胡言亂語,
醉後,再來一杯威士忌,
說錯了話又何妨?!

我問Rose在哪裡,今夜清醒嗎?
你寫的詩,我一向喜歡,
古詩、新詩、醉酒的詩都好;

夜半飲酒可有人陪?
據說有酒膽沒酒量的是你,
讓我為你斟上 豪情萬丈,
一樣陪你呼搭啦。

今夜不寫詩,
今夜威士忌一杯再一杯,
我是韋文青,
文友亦酒伴,
愛爾蘭咖啡,很高興認識你。

文:韋文青
圖:Peter L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