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牧《我們也要航行》

我們也要航行,帶著

那種墨綠近乎寶藍的果敢

穿過成排的櫻,和白楊

當水鳥驚飛,北邊是

擰乾了寒氣的冰層

六點鐘的風掃過手臂

觸撫它,一如苦艾

新出窯的酒壺

留在家裏──讓它埋怨

花瓶盛好了水,才發覺

這個時代畢竟還是盤庚的時代

而我們想到,我們也要

航行,帶著那種

拋物線的近乎筆直的果敢

穿過腐蝕的歌,愉快的

呻吟,手指甲緊抓

肩胛的痕印,穿過

開了又謝的蓮

釘子正在緊張地

工作,棺木下陷

飛幡垂落於新雨

燐火曾在晚間摸索

這樣瘦削的掌心

不忍卒讀的星圖

(無論你向東向西

總是一片愁苦,等著你

發現你,終於迷了路)

腳印正在牆上嬉戲

森林在腹下著火;釘子正在

緊張地工作。你想:怪不得

燐火曾在晚間摸索

穿過獨立的凋萎

我們也要航行,帶著

那種細緻近乎晦澀的果敢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