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愁予《除夕》

十九個教堂塔上的五十四個鐘響徹這個小鎮

這一年代乃像新浴之金陽轟轟然升起

而萎落了的一九五三年的小花

僅留香氣於我底箋上

這時,我愛寫一些往事了

一只蝸牛之想長翅膀

歪脖子石人之學習說謊

和一隻麻雀的含笑的死

與乎我把話梅核兒錯擲於金魚缸裡的事

文/鄭愁予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