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的時候》戴望舒

房裏曾充滿過清朗的笑聲,

正如花園裏充滿過百合或素馨;

人在滿積著的夢的灰塵中抽煙,

沉想著凋殘了的音樂。

 

在心頭飄來飄去的是什麼啊,

像白雲一樣地無定像白雲一樣地沈鬱?

而且要對它說話也是徒然的,

正如人徒然向白雲說話一樣。

 

幽暗的房裏耀著的祇有光澤的木器,

獨語著的煙斗也黯然緘默,

人在塵霧的空間描摩著慘白的裸體和

燒著人的火一樣的眼睛。

 

為自己悲哀和為別人悲哀是同樣的事,

雖然自己的夢是和別人的不同,

但是我知道今天我是流過眼淚,

而從外邊,寂靜是悄悄地進來。

   

文/戴望舒

圖/Peter Lin

影音企製/文青散步

文青領悟 2020年6月30日

一篇好文、一夲好書,文字絕對是人生美好的禮物;真正可貴的是文字傳遞的思考,詞彙不需過於雕琢,有時恰如其分就好。因為感動人的往往是思想給讀者的心領神會,尢其短短幾句說到你我的心坎𥚃,誠屬不易!

圖文:文青散步

《六月》周夢蝶

蘧然醒來

繽紛的花雨打得我底影子好濕!

是夢?是真?

面對珊瑚礁下覆舟的今夕。

一粒舍利等於多少堅忍?世尊

你底心很亮,而六月底心很暖──

我有幾個六月?

我將如何安放我底固執?

在你與六月之間。

 

據說蛇底血脈是沒有年齡的!

縱使你鑄永夜為秋,永夜為冬

縱使黑暗挖去自己底眼睛……

蛇知道:牠仍能自水裏喊出火底消息。

死亡在我掌上旋舞

一個蹉跌,她流星般落下

我欲翻身拾起再拚圓

虹斷霞飛,她已紛紛化為蝴蝶。

 

文/周夢蝶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你去》徐志摩

你去,我也走,我們在此分手;

你上哪一條大路,你放心走,

你看那街燈一直亮到天邊,

你只消跟從這光明的直線!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着你,

放輕些腳步,別叫灰土揚起,

我要認清你的遠去的身影,

直到距離使我認你不分明。

再不然我就叫響你的名字,

不斷的提醒你有我在這裡,

為消解荒街與深晚的荒涼,

目送你歸去……

不,我自有主張,

你不必為我憂慮;你走大路,

我進這條小巷,你看那棵樹,

高抵着天,我走到那邊轉彎,

再過去是一片荒野的凝亂:

有深潭,有淺窪,半亮者止水,

在夜芒中像是紛彼的眼淚;

有石塊,有鈎刺脛踝的蔓草,

在期待過路人疏神時絆倒!

但你不必焦心,我有的是膽,

兇險的途程不能使我心寒。

等你走遠了,我就大步向前,

這荒野有的是夜露的清鮮;

也不愁愁雲深裹,但須風動,

雲海裡便波涌星斗的流汞;

更何況永遠照徹我的心底,

有那顆不夜的明珠,我愛你!

 

文/徐志摩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文青碎碎念 2020年6月8日

我陷入一種黑色的 藍色的
莫名的低潮裡
心是冷的
愛是模糊的
未來是清淡的

不沾辛辣
沒有執念
只有默默
一種可怕的死寂

像是屋頂上的貓咪走在懸樑上
將本能收起不再跳躍
高空低俯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城市
冷眼以待
再一個白眼給主人

我不要關注
我被自己困住
用時間折磨
孤身

圖文:韋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