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歌—給暖暖 》瘂弦

落葉完成了最後的顫抖

荻花在湖沼的藍睛裏消失

七月的砧聲遠了

暖暖

雁子們也不在遼闊的秋空

寫它們美麗的十四行詩了

暖暖

馬蹄留下踏殘的落花

在南國小小的山徑

歌人留下破碎的琴韻

在北方幽幽的寺院

秋天,秋天什麼也沒留下

只留下一個暖暖

只留下一個暖暖

一切便都留下了

 
 

文/瘂弦

圖/Peter Lin

剪輯/文青散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