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碎碎念 2019年9月22日

溼答答的雨天,窗外比窗𥚃亮很多,不開燈的我醒來窩在沙發裡,望出去盡是雨絲畫在窗子上的缐條,恣意切割著玻璃。
當雨愈來愈大,雨水由缐合為一個面,此刻就無所謂切割了,索性佔據了玻璃⋯⋯。
雨聲如此霸道與理所當然地說:「別怪我,這是天意!」,我說:「我懂,這就是人生!」

圖文:韋文青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