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寄情》王光亨

當我決意讀懂這場櫻
帶著千頃澎湃的飄忽不定
投向酒紅浪海

一瓣血色不改的沉落
對我發出言語 ── 沒有聲韻
於是我靜聽
祇聽見黃昏紡著美變心
如去年、如往常

我試著還原那絲臨終祈求的
聲音,極冷、極輕
回神後恍然濕了衣襟
輕輕地寫下掌上的花語
交由信差處理
把地址填在 比秋水更深之處

文:王光亨《花語寄情》
圖:Peter L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