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居》王光亨

那天,花靜幽然
冬梅落英成雙,直飄碎了
湖面上漾著的梧桐樹影

幾粒種子 直接地受風墜地
不能自己在海拔上
埋下了一段隨機擴充的伏筆
才輕寐會兒
怎堪已隱沒了歲歲年年

而今,春蝶飛來
過於小心翼翼的愛情
沿路上被時間漫步爭議的
不在泥與雪的對立 ──
雨霧的掙扎不在那裡
而在能否
走過慣於多樣的彎彎後
安於那些直的寂寞

文:王光亨《戀居》
圖:Peter L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