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碎碎念

世上最無可奈何的是人性的「喜新厭舊」。以前很愛的現在淡了;以前想念的現在忘了;以前千辛萬苦的,現在恍如雲煙;種種昨日甜蜜,在今天淡如止水。

火花不會一直熱,新人總會變舊人;或許愛的”喜新厭舊”就是人之常理,領悟之後也就自在了。

文:韋文青
圖:文青散步

《愛情 不是強項》Rose Ko

喜 習文
樂 弄舞
可 愛情 不是強項

怕看 不修飾卻裝飾的淚
累見 純愛 至 蠢愛 的愛

———因為 都犯過 
也被犯過

一人的歷史 只是見證的痕跡
與他人無尤

搖扇 聽曲 一杯茶後
嘆聲 [愛情 不是強項]
也就過了今生

文:Rose Ko 《愛情 不是強項》
圖:文青散步

《花語寄情》王光亨

當我決意讀懂這場櫻
帶著千頃澎湃的飄忽不定
投向酒紅浪海

一瓣血色不改的沉落
對我發出言語 ── 沒有聲韻
於是我靜聽
祇聽見黃昏紡著美變心
如去年、如往常

我試著還原那絲臨終祈求的
聲音,極冷、極輕
回神後恍然濕了衣襟
輕輕地寫下掌上的花語
交由信差處理
把地址填在 比秋水更深之處

文:王光亨《花語寄情》
圖:Peter Lin

《戀居》王光亨

那天,花靜幽然
冬梅落英成雙,直飄碎了
湖面上漾著的梧桐樹影

幾粒種子 直接地受風墜地
不能自己在海拔上
埋下了一段隨機擴充的伏筆
才輕寐會兒
怎堪已隱沒了歲歲年年

而今,春蝶飛來
過於小心翼翼的愛情
沿路上被時間漫步爭議的
不在泥與雪的對立 ──
雨霧的掙扎不在那裡
而在能否
走過慣於多樣的彎彎後
安於那些直的寂寞

文:王光亨《戀居》
圖:Peter Lin

《時間的變奏》王光亨

時間發出一道命令
要風燭與身子
往順時針方向地轉虛弱

隨著晨昏的忽快忽慢
是否時間迷上了藍調的變奏
導致燕子失速
轉折於雨林,起落在法庭
而秋的草皮似墊子
冬末加上一層保暖的呢絨墊褥
四季旋律更迭,於是完美地走音

也許是憂鬱,也許是年紀
也許是一直堅持順時針方向的原因
將時間偷偷挪走些美感

我在白天堂海灘靜默
淺綠色的時間清澈,當下在我眼前
赤裸裸地蕩走
不管岸邊玄武岩旁的愛情何等富有
預先買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也得不到拯救

文: 王光亨《時間的變奏》
圖: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