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之戀》陳亦劍

在春意中追逐
有太多不確定的幸福
櫻花桃樹李樹
都像雨幕
淋久了便耐不住那花下的淒冷孤獨

柳原上踟躇
撞見了如蕾絲的靄靄流蘇
那潔白是守寡的嫠婦
卻又被東風亂得有些反骨
還有居心的勾引更是窩心的可惡

誰開了口就是輸
於是流蘇欲擒故縱柳絲亂舞
連老天都看得糊塗
乾脆傾了城把時間鎖住
從此甘心在四月雪下共舞

圖文:陳亦劍《傾城之戀》

文青呢喃 2019年3月28日

書寫,是一種抒情;歌唱、舞蹈對我而言也是天生的抒情,正是一種夲能的釋放。

就像雲與雨的時而交會,像水與石的倆倆相依、像花與蝶傳遞著個自都懂的言語、像陽光不見綠葉就要想念的天經地義。

書寫與歌舞,釋放本能,解放抒情。

文:問問
圖:文青散步

文青呢喃 2019年3月28日

人與人之間身分相對,興趣相同,財富相當並不難;最難的是”靈魂的相對襯”。
所以我們難覓靈魂夥伴,
經常告訴自己享受孤獨是件好事,
卻偶而感覺內心的寂寞。

於是我想念你了,
在寂寞了很久以後……

文: 問問
圖: Peter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