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 陳亦劍

春天透支了顏色
於是利用墨夜的黑
烹煮詩句幾杯
先敘了桃李園夜宴的豪情
再解了玄妙難言的六橋待月

夜不再是黑
正如月已不是月
我飲下幾杯
吐了幾口難成頁
俗士也難懂的滋味
剩下的
就留待春雨篩飄葉
想醉的
便醉

圖文:陳亦劍《醉》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