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晚安曲 2019年2月17日

如果大海是最終的懷抱,又何苦推我向沙陸試鍊;如果結局早已寫成,又何苦緣份百轉千折;如果人生如夢一場,又何苦總是為難自己?

突然想起李麗芬的那首歌「人生難得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東邊我的美人吶,西邊黃河流;來啊來亇酒啊,不醉不罷休,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我上輩子肯定是亇男人,對情愛與江山總有著幾許悲壯情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