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Rose Ko

說了
説了的 那些
一起的快樂
像片羽毛 搔出心上淺淺的癢
所以 笑了

唇角的花 才 初初綻放
那 癢 就搔成了 刺疼
一汪清淚
滑落 尚未收住的 盈盈花色

文:Rose Ko 《才》
圖:Peter Li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