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春秋》陳亦劍

圖文:陳亦劍

在寫作裡
靈魂早已放生
道德則已駕崩
只剩想像如春草爭萌
紅樓的單純卻在金瓶中寄生
作了鑲金戴玉的春夢無痕
三國豪傑也梁山寄泊
演義著水邊的西遊妖魔
法海、唐僧
還能吞忍得幾分
嗟吁一聲
立刻被埋伏樹上的紅葉
簇擁而下埋了一身
臨終前問
這世道還有甚麼是真
汨羅江畔漁父說寫作早就不是真
是你執意要爭
怪甚?

 

在〈《寫作春秋》陳亦劍〉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