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詩的理由》問問

今夜,金星貼著月亮,

空氣微乾冷,是春風。

路旁的新枒迎風搖擺,

彎了腰 挑了眉

如果天空中夾帶一絲浪漫,

絕計是我獨自給你寫詩的理由。

 

我不是不懂你的遙不可及,

只是不願意承認那命定的結局,

而當金星又凝望上弦月,

我知道這不是眨眼的輕佻,

而是風𥚃深深的信諾。

 

信諾,一字一句敲在心上

要我信守著來世,

因此 在遙遠的國度裡

始終牽繫著你我的命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