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碎碎念-2018年8月31日

有沒有一種人稱多情種
有沒有一種花叫癡情花
有沒有一種誓約三生三世
有沒有一種酒喝了就此長醉

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守候
沒有一個人永不背叛
沒有一種真心經得起糟蹋
沒有一種變心可以經常原諒

我是一個愛碎碎念的男人
從來不知道誰真心愛我
有一個女人始終在我身邊
究竟她真癡心 或是經得起變心

答案 我始終不知道
或許 也根本不需要知道
我自私 一向如此
她說的 我全都認

文: 韋文青
圖: Peter L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