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問問

 

有人說,我書寫的是另一個自己

是的,我寫的是自己

已經遠離很久的自己

已經潛藏很久的自己

 

有人告訴我,長大了就沒了自己

我無法抗拒成長

但我可以保鮮自己

不被同化,不受汙染

甚至耍耍小任性

也要用防腐劑來留下自己

 

我自己,我自己

我從小到大從不迷失自己

總能在挫敗傷心後很快找回自己

再繼續活下去

 

因為除了我自己

再也沒有人像你

沒有人像你一樣愛我

能夠像我愛自己

 

文:問問

圖:Peter Lin

企製:文青散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