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秋草—鄭愁予詩集

試看,編織秋的晨與夜

像芒草的葉籜

編織那左與右,製一雙趕路的鞋子

 

看哪,那穿看晨與夜的,趕路的雁來了

我猜想,那雁的記憶

多是寒了的,與暑了的追迫

 

島上的秋晨,老是迭掛看

一幅幅黃花的黃與棕櫚的棕

而我透明板下的,卻是你畫的北方

那兒大地的粗糙在這裏壓平

風沙與理想都變得細膩

 

每想起,如同成群奔馳的牧馬

麥子熟了,熟在九月牧人的--

風的鞭子下

 

啊,北方

古老的磨磐

年年磨著新的麥子

 

我是不會織錦的,你早知道

而我心絲扭成的小繩啊

卻老拖著別離的日子

是霧凝成了露珠,抑乎露珠化成了霧

誰讓我們有著的總是太陽與月亮的爭執

 

一束別離的日子

像黃花置於年華的空瓶上

如果置花的是你,秋天哪:

我便欣然地收下吧

 

月兒圓過了,已是晚秋,

我要說今年的西風太早。

連日的都城過看聖節的歡樂

我突想歸去

為甚麼過了雙十才是重陽

惦記著十月的港上,

那兒十月的青空多遊雲

海上多白浪

 

我想登高望你, “海原”原是寂寞的

爭看縱放又爭看謝落

遍開著白花不結一顆果

發佈留言